第十四章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望着外面昏暗幽寂的荒城,女孩将自己凹凸有致的身子藏匿在一个角落,她双手紧握着两把枪整个身子微微下伏既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亦在随时戒备着。

    末法时代古武已经势微,想要突破再进一步实在是难如登天,更何况这个时代已不允许如曾经江湖那般生死厮杀,各国之间皆有规则,但,上天偏偏给了她一个机会,也给了各处高手一个机会。

    他们皆是被一股神秘力量拘到此地,而奖励,就是突破后天,还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若是往日,各路高手基本上都是盘踞各处,有凶名赫赫的杀手,有一代古武掌门,亦有隐匿深山大海与洪水猛兽搏杀的恐怖高手,也有嗜武成痴的狂人,还有一方活佛般的传奇。

    可谁又会甘心一身所学归于黄土散于尘?

    出奇的是虽然其中经历有些离奇,但所有人非但没有抵触,反而是顺其自然,有的更是大开杀戒。

    一边调着内息,她一边感受着周围的声响变动,多年的杀手生涯令她早已心如寒铁顽石,除了自身的境界,似乎再也没什么可以打动她了,想来那些人也是因此而来。

    她留意的是那废墟残骸下的阴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心里对那那些阴影总是若有若无的生出一种危机感,就好像里面有双眼睛窥视着自己。

    这是一种生死间养成的直觉,而她也从来不会去怀疑。

    有人盯上了自己。

    想想也是,唯有自己与所有人不同,虽然借以八卦与太极糅合出了所谓的“枪斗术”,但与所有人比起来终究算是异类。

    而今天这种危机感尤为强烈,像是就在自己身边,如同一条隐藏暗处伺机而动的毒蛇。

    头顶月明星稀,在这死寂幽静的荒城表面撒上了一层惨白的光,听着那些穿荡在废墟中的呜咽风声,像是身处鬼蜮。

    忽的,她眼睛闪过一丝诡异的光华,就在刚才,她在那阴影中看见了一双眼睛,虽然只是刹那,但错不了,那的确是一双眼睛,因月光而发亮的眼睛,二人的视线更在那一刻有了交点,远远对望了一眼。

    彼此都带着冰冷杀意。

    对方也是个杀手?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

    她这些年杀的人可不少,身份更是不同,其中也不乏古武高手。

    “嗖!”

    倏然,一道破空声瞬间从远处响起,她身子灵巧一翻,只见之前站的地方一颗石子砰然击在墙上,然后碎开,发出了清晰的脆响。

    反倒是她的动作,悄无声息。

    但她的双眼仍是紧紧的盯着对面废墟下的阴影,这里就好像荒废了很多年,到处都显得很残破,此刻双方在一条长街两边,地面上银白的月光如长河般隔开了他们。

    这个地方她看过,分布坐落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田”字形,其中还夹杂着无数纵横交错的巷道,令她不由得想起一些古书中记载的苗人养蛊之法。

    两边都是高低参差的房屋,有高有矮,观察无果后,她英眉一蹙,双脚好似趟水般极速掠向一旁的五层破楼,姿势虽然古怪,却快的不可思议。

    但一进去她就后悔了。心里暗呼“遭了”,此人恐怕本来就是想让她进楼,以狭小的空间限制自己的动作。

    几乎不分先后,就见对面的某个角落里忽然分出来一团黑影,然后鬼魅般的融入到另一边,就好像两颗一大一小的水珠,混合在了一起。

    “噌!”

    她正想退出去,可借着外面的月光就见一道青影从侧面直刺过来,快的不可思议。

    那危机感此刻近乎放大到了可怕的地步,似乎下一秒就会死去。

    “喝!”

    一声娇喝她膝盖一曲,腰身一转双腿竟是如蛇盘般盘起,手中双枪千钧一发之际挡在那一剑的前方。

    “叱!”

    只一瞬间,生死转变,然她的眼眸陡然睁大,满是匪夷所思,身形同时极速后撤。手中双枪此刻居然变成了半截,被那一剑生生斩断,当真削铁如泥。

    她没开口,只因无话可说,彼此相逢唯“杀”之一字。

    这一退,她便退到了月光下,而那人也不再隐藏,亦是渡步走出,立于长街之上。

    这是个打扮很奇怪的人,长发,青衫,布鞋,像极了古人,而且更像是那些读书人,背负剑鞘,一双平静眸子在月光下就好像一对镶嵌入眼眶的冰魄。

    本是紧身的上衣此刻在那一剑下开了好大一个豁口,露出了些许风光,可真正让她变了脸色的是那胸口的剑伤居然不见血液流出,而是凝了一层薄霜。

    那人脚步未停,不但未停速度更是由缓及快,顾盼间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正从人往一只野兽过渡,最后浑身更是传出一连串黄豆炸裂般的脆响,一步起落间如山魈飞扑,如猿猴跃澗。

    心知不能再退,此人正在蓄势,若是再退恐怕必要面临石破天惊一剑,加上那削铁如泥的神兵,自己绝无幸免之机。

    念及于此她果断无比,双手化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