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险死还生


    只一眼,孟秋水瞳孔便是一缩,只见那人冲撞进来眼睛居然直勾勾的朝自己看了过来。

    敛息术居然不管用?

    他心头一惊,眼神变的阴沉无比,既然退不了,索性就拼死一搏,如此念头下内心反而变的有些澈净,空明。

    大汉脚尖一勾,一块石头已是破空朝孟秋水袭来,发出着刺破耳膜的尖啸,竟是带着一股螺旋的劲道。

    怪不得这段时间一路走来孟秋水时常见到一些头颅碎开的尸体,恐怕是此人所为。

    早在石头飞出的瞬间孟秋水已侧过了身子,他深吸一口气双脚连踩背后墙面整个人便从阴影中疾射而出,此人绝对是这里面最恐怖的存在之一,恐怕比封于修还要更强。

    而且他先是与封于修一番险战,体力气息皆有损耗,逃是逃不掉了,就看看这命是在天,还是在他自己手中。

    手腕一抖,剑影如化漫天星雨。

    而那大汉垂落的右手忽的探出,虎口微张,整个手臂就像是一条柔若无骨的毒蛇,又如一根软鞭,有了自己的生命,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诡异姿势动作,居然在空中扭曲了几圈,然后击在了“青霜”剑身之上。

    好诡异的动作,那手臂简直就不像是他的。

    剑势一滞,大汉另一条手同样如是,五指握拳如长鞭般直探孟秋水胸口,他只来得及将剑身横在胸前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只在空中已“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好恐怖的力道,那感觉就好像被一千斤巨锤当胸砸中,摧枯拉朽,五脏都在翻腾。

    “后天境界?”

    此人难道是后天境界。

    孟秋水像是一块破布般被击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上,手中长剑几乎脱手,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身体凹陷进了墙壁。

    但不等他有喘息的机会面前一股恐怖劲风已是冲面而来,一只拳头立时充塞在他的眼中,直奔自己头颅。

    “轰!”

    孟秋水脑袋一偏,就见那只手是险而又险的直入墙壁之中,擦脸而过,带起一串血珠。

    他嘴角溢血,眼神透着狰狞,身体凌空翻转间右脚由下而上直奔对方下颚,手中长剑更是于身前横斩而出。

    “嘭!”

    但,身形刚变,他只觉脖颈多了一股令他窒息的巨力,整个人便被对方死死摁在了墙上,动弹不得。

    只能到这里了吗?

    无来由的,他的心里生出了这个念头,有些不甘心,又有种说不出的解脱和释然。

    前世,今生,一切如走马观灯般在脑海中一一浮现,回顾以往似乎从始至终他都是浑浑噩噩的活着,竟是发觉没有半点值得回忆留恋的事。

    遗憾吗?

    人生须臾不过百年,这一世自己自幼体弱,家境初时亦属困苦,连医馆里的老大夫都说自己活不过及冠。唯独那一对中年得子的父母对他格外疼惜,可惜,不等孟秋水回报便已积劳成疾,熬了没几天便撒手人寰,留下了不到十岁的他。

    走时,两人不过知天命的年纪,却已白发苍苍,老态龙钟。

    “儿啊,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他记得最是清楚,这一世他从未落过一滴泪,唯独听到那个躺在破旧木床上白发苍苍的老人气若游丝的说出这句话后,他是砰然跪地,接连磕了九个响头,伴随着每一次的响声地上便多一个重叠在一起的血印,最后是伏在二老的身旁嚎啕大哭,泪流不止。

    他做过端茶倒水的小厮,只是身子骨虚弱加上不善言谈没几日便被赶了出来,也在街边做过乞丐,可每每总是跑不过别人,连残羹剩饭都抢不到。但,老天爷似乎还是眷顾他的,虽时遇恶人,但也有好人愿意施舍于他,这样的年头孟秋水整整过了五年,苟活了下来。

    直到十四岁的时候,那一年冬天他遇到了赶考的陈离,那家伙被一头饿红了眼的野狼追赶,慌不择路的跑进了孟秋水栖身的破庙。

    他的人生至此才有了改变。

    死?我不能死,更不能死在这里。

    孟秋水眉头狞起,双眼满是歇斯底里,就像是当年那只在风雪中饿红了眼的孤狼,绝望,惨烈。

    “杀!”

    一声戾狂的沙哑嘶吼。

    孟秋水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气息,以及意志,都融为了一种不可言说的力量。

    腹中蓦然多了一股热气,如龙盘虎踞于体内。

    伴随着“青霜”一剑斩出,那剑身之上顿时像是溢出了某种神异的颜色。

    “噗!”

    一条粗壮如虬龙的手臂高高抛起,带着一蓬血水。

    诡异的是那血水还未落地便已化作一地腥红冰渣,空气中弥漫着可怖的寒意,深入骨髓。

    大汉平静无比波的眼神终于生出了变化,像是不解,如同惊惧,他身形急退,然口中呼出之气居然化作一口白雾,如身处寒冬腊月。

    出奇的,此刻孟秋水的脑海中,涌出的是那一幅幅简图。只见他的身体向前一缩一跃顿时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