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后天相斗


    旭日东升,朝霞落下。

    就见一破楼顶端,一道身影正盘坐其上,双膝横放一狭长古剑,面朝朝阳,行那吐纳之功。

    想是之前的生死厮杀太过激烈,本是一身清简打扮的他当真好不狼狈,披头散发,一身青衫更是破如褴褛,脚上的布鞋亦是丢了一只,其中曲曲折折实在一言难尽。

    “呼~”

    然就见在吐纳间,孟秋水的口鼻中隐有股气息窜动,竟是淡若云烟,但终究已非无根之木,每往返一个轮回便愈发浓郁纯净,往来生生不息,毫无间断。

    随着天边穿破云层的金光洒下,便是他吞吐的内气亦是映着淡淡的金辉,好不神异。

    往日,他所提之劲皆需吐纳相助,然用过即消,不像如今这般,可长存体内藏于丹田气海,由无形化有形,日益壮大,这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后,被其一口吞入腹中。

    如此,那盘坐的身影双目终是开阖,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黑白分明,澈净如泉。

    “这便是内力吗?”

    孟秋水感受着那股盘踞于丹田的内气,内劲之气,意念驱使立时游遍周身,顿觉身通透,更加轻灵,就是身体上的伤势也减轻了几分。

    这不正是江湖武夫嘴里口口声声所说的内力吗?

    “后天境界吗?”

    孟秋水缓缓起身,他已是确定了自己的身体的变化,果然,生死之间当有大恐怖,亦有大机缘。

    环顾了眼周围废墟残骸,孟秋水双手一翻已是连同古剑横负于身后,时至今日,他才终于有了一丝自保之力。

    好巧不巧,如今他所在的位置正是在这荒城的中轴线上,目中眼神下意识扫向了西方,之前封于修便是往那边急行而去的,孟秋水看见了,但他并没有去追。

    在那边,并不只有封于修一个高手,他之前曾看见还有一古武高手,还有一个夏侯武,平淡的眼神停驻了两息,孟秋水转身走向东方。

    十数丈高低的距离,随着他轻轻一跃,已是再无踪影,杀人术,敛息术,和提纵术,如今因境界的突破是再上一层楼,形如鬼魅,快的无息无声。

    至于封于修和夏侯武,就看他们谁生谁死,谁先突破后天,然后,就是该结束此次试炼了。

    而这右半个荒城,正好用来磨合他的剑术,这也算是他给那两人的时间。

    ……

    这一走,孟秋水便走了近乎一炷香的时间,剑下斩敌七人,其中有四人为古武者,剩余三人分别为格斗,摔跤和暗器。

    前六人倒好对付,如今有内力加持这柄“青霜”算是真正开始绽放出了它的璀璨锋芒,但凡所创伤口,皆是有一股寒劲涌入,加上削铁如泥与孟秋水诡异的速度,往往不过一两招的功夫便是结局已定。

    唯有最后一人,乃是暗器高手,最关键的是他的暗器竟然淬着毒,加上藏匿技巧出神入化还真的耗费了孟秋水一些时间。

    伴随着试炼日久,那些死去的尸体也开始发出了恶臭,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那间肮脏污臭的牢笼。一路行来,除了那七人诡异的是孟秋水居然再也没见到一个活人,所见皆是尸体,不下近百具,其中肤色各异,死状也是各异,有的更是如烂泥一样,血肉模糊。

    但他的眼神却开始逐渐凝重起来了

    这里竟然还有后天高手,而且比他先行一步,开始了大清洗。

    脚下尸体与那些死无尸的比起来实在好了太多,但,令孟秋水震惊的是对方的胸口,居然有着一个清晰的乌青掌印,那掌印不大,看着就像是个稚童的手。

    这已经是第十三具了,死状皆是七窍流血,看来外表虽是完好脏腑却已被人震碎,是一击毙命,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又走了半柱香,前前后后他零零散散的又看见数具死状一样的尸体,而这最后一具,是一个道人,古冠道袍,须发洁白,手中握着一柄断剑。

    孟秋水的目光却是停留在那道人身侧的地面再也挪不开了,那上面有数道剑痕,深达寸许,有四道。

    毫无疑问,剑痕必然是这道人留下的,但却依旧斩剑败亡,死状同样是七窍流血,伸手拨开他的道袍,枯瘦的胸膛上亦有一只掌印。

    “啊!”

    却说孟秋水正查看间,陡然,远方忽的传来一声痛苦愤怒的嘶吼,惊起了无数食腐的黑色怪鸟。

    竟是封于修,他遇到了高手?

    孟秋水猛的抬头,整个人抄了一条临近的巷道极速朝嘶吼的源头冲去。越走他越心惊,竟然又回到了清晨自己所在的位置,那条中轴线,强压心头惊奇他身子一转便朝西方冲去。

    半盏茶的时间,他终于在一开阔地看见了三个人。

    两大一小。

    其中两个大人正是封于修,夏侯武,至于那个小的,竟是一个身穿藏红袈裟的小和尚,而且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咦?都突破了?”

    只见场中封于修与那夏侯武此刻居然齐齐突破至后天,但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