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新龙门客栈

    一大早的,往来捕鱼的汉子看见正一个人撑船的船老头都开口调笑道:“呦!船老头,今天莫不是走了什么福运?”

    “哈哈,那是,过了今日我就不撑船了。”这话一下问到了船老头的心坎里,连那满脸沟壑般的皱纹都平缓了几分,笑的很是开心。

    他看了看自己脚下古旧破败的船,眼神很是怅然,这是他的命根子啊,撑了一辈子的船,自己的命和孙女的命是靠它一点点捡回来的,到现在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怎么?难道孟大善人又给你找了什么好的活计?”一听这在船上住了一辈子的船老头不撑船了,周围的人都惊讶了,平日里这老头可是把自己的船看的比命还重要,他能允许别人骂他,打他,但如果弄坏了他的船,那是万万不答应的。

    船老头听到那话只是一直笑的合不拢嘴,那样子分明是你猜对了的模样。

    只见他将船撑进汉水边上的一条分支岔口,没一会就看见右边古旧的石街上坐落着一座简单雅致的府邸——“孟府”。

    里面一颗繁茂的桂树正从院子的一角探出了一半,桂香霎时扑面,依稀还可闻一声声时高时低的蝉鸣。

    孟府门外,阿瑶探头探脑的见自己的爷爷终于来了顿时满心欢喜。

    “爷爷你怎么来的这么慢啊?”她跑过来语气虽是抱怨,可眼睛里的狡黠开心是人都能看得见。

    船老头“呵呵”笑个不停。“这不是孟书生要请我做个管事,我顺道就带了几条鱼给他补补身子,耽误了些时辰。”

    他说着就把船撑向岸边,把缆绳套好才提着鱼篓走了过去。

    院子里边,孟秋水正静立在湖心小筑外面的老桂前,一动不动像是入了定的老僧般。老桂怕是有三百年的岁数了,约莫五人合抱粗细,树冠如盖,桂子如帘垂落下来,孟府中这样的老桂足有四颗,也唯有这一颗最茂最粗。

    “呼!”

    直到一缕微风掠过,虽轻,却仍是吹落了一些桂花,本是静立的孟秋水身形霎时动了,他手中长剑连鞘豁然刺出,步伐未动,唯有那持剑的右臂连连抬起,快的不可思议。

    “噗噗噗噗噗!”

    往往一剑刺出,周遭飘落的花瓣竟是连轨迹都没受影响,快的无风无声。而那刺中的,则是瞬间四分五裂,发出蝴蝶煽动翅膀般的闷响。

    “七剑!”

    口中吐出两个字,孟秋水才睁开眼睛,谈不上失落,只因出了七剑,只响了五声,漏了两剑。

    脚下,桂花已堆积了一地,除了孟秋水站立的地方已无落脚之处,若是仔细看不难发现,那些桂花有九成九非是完好,除了寥寥漏掉的零星几片。

    孟秋水不动什么是剑道,对他而言,他只懂得怎么利用手中的剑最快最省力的去杀人,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手段。

    而现在,这种手段正在他日以继夜的磨合习练中不断提高。正想着再练会,却被远处长廊上传来的脚步声打断。

    “孟秀……老爷!”船老头本想喊着以前的称呼,但似意识到不妥,只得换成了老爷。

    “不必这样,还是用以前的称呼吧。”听到船老头的话孟秋水是哑然失笑,他温言道:“东边那三间屋子你们自己挑吧,灶房柴房在西边,至于书房,看见长廊上那几个楼阁了没?都在里面。”

    他的府邸虽说不小,但里面却分划的十分简单,被两条横竖相交的长廊一分为四,简单明了。

    “然后我这里,唔,平时饭食做好给我放在这桌子上就好了不用喊我,我喜欢清净,还有平日里置办东西的银钱和你们的月钱,我每个月月初都会提前给你们,我这里没太多的规矩和约束,就当自己家一样。”

    孟秋水一下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个遍,等看着阿瑶拉着船老头走远,他这才又继续练起了剑。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自己的老师居然收了阿瑶做弟子。陈离家里的情况和寻常人家有些不同,因为他是随母姓,而他的母亲也就是孟秋水的老师,陈夫子,是纵横书院的院长,虽然教习先生只有她一人。

    当年因机缘巧合救了陈离一命,便被其收作弟子,才有了如今的他,虽然当时只有他和陈离两个学生。

    以至于他现在有时都会想是不是陈离那家伙太闲了偷跑出去的。毕竟任谁在一个鸡鸭鹅乱跑的院子里念了四年多的知乎者也,恐怕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错,那所谓的“纵横书院”就是他们家,当年孟秋水跟着他回去,那家伙可是足足开心了大半年,天天乐的和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想着想着,孟秋水的眼神却阴郁了下来。

    “又输了!”

    前两日已有边陲归来的商旅说了,赵国又输了,接连兵败,势如山倒,那是溃不成军啊。

    而且除了“北燕”,似乎“大夏”与“南荒”亦有分一杯羹的念头。

    但最让他心寒的,是那些士子仍是一副不足为虑的态度,口中皆是长篇指点江山的鬼话,什么赵国兵强马壮,什么皇帝雄图大略,一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