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十殿阎罗令

    “骨碌碌~”

    圆目怒睁的滴血头颅在厅阁内滚了出去,声响清脆,可在众人耳中这却像是石磨子碾过般,带着分量。

    眼下世间纷乱,江湖形势自然也是复杂,门派分立,正如鱼龙混杂。但何尝不是人才鼎盛的时期,俗话说乱世出英雄,放在江湖也未尝不可,也许那些污泥巷里的臭要饭的指不定日后能从里面蹦出个名震天下的霸道货色。

    江湖起风云,弹指二十载。

    就譬如这坐镇苍州的紫老大,昔年也不过是个破衣烂衫,食不果腹的江边渔家女,可现在呢,仅仅是明面上的,便已是苍州黑道的霸主,手下人马无数,再加上如今赵国一分为二,身为姜离云的心腹,又怎会只掌一州。

    这便是因缘际会所致。

    所有人心里也都明白,恐怕今日此事传了出去,江湖世家门阀多是少不了对此人的招揽,以先天斩宗师,代价仅仅只是内力损耗过多,与三教入世的传人争锋他们不敢想,但起码又是一尊无敌的人物,若能培养起来,成就不可限量。

    头颅落在地上,人已回了雅间。

    房内,灯火阑珊,几案上,也多了几样东西。分别是那“斑斓蝶”的虫茧,还有数枚名叫“玄冥果”的绿果,以及之前女婢介绍的那名为“朝露”的利器。

    三样,不多不少。

    随手拿起。

    “叱~”

    就这微黯的灯火,“朝露”出鞘,孟秋水探指一抚而过,剑身立时响起一声绕梁清音,却不知是何等异铁所铸,竟清凉如露,名副其实。

    外面的厮杀还在继续,百十名黑甲铁卫持劲弩在手,仅是如雨箭幕都要去了半条命,更何况还有高手环伺在侧,这其中最厉害的就是之前那个捧剑的银发老者,宗师顶峰,练的居然是战阵冲杀的戟法,手握一杆百来斤的乌黑铁戟简直猛的一塌糊涂,走的还是以力压人的路子,往往一招一式皆若万钧之力。

    还有就是之前随紫老大同行的云雀,看似瘦瘦黑黑的不起眼,不想居然也是宗师高手,不过看其罡气虚薄,怕是初入宗师没几天。

    五个宗师,加上水中一人,六人已被孟秋水斩去其二,只剩四人。

    不多时,战果便已落定。

    厅阁内又多了四人的头颅。

    “嘶,这婆娘老子认得,似乎是那以人精血练功的美人煞?他娘的,老子当年差点就着了她的道,不过那身子……啧啧,没话说,可惜了了……”

    “这个是溟州“炼魂手”丁不闻。”

    “那青脸汉子好像是“渭水”中游凶名赫赫的凤栖坞二当家。”

    “还有那个圆脸的矮子,似是“阴阳合和功”赵铁山,我记得他,年前还祸害了“铁剑门”一女弟子,被剑疯子追的东躲XC,怎得在这?”

    头颅一落地,便已被人瞧了出来,各般语气皆有,是臭名昭著的邪道高手。

    这个邪道与黑道不同,黑道虽杀人放火,但多半也有人讲个道义什么的。可这“邪道”中人却是练的邪功,日子久了这性情也是大变,化作异类,为人所惧,独来独往,皆属穷凶极恶。

    看着几颗血淋淋的头颅,所有人比之前还热闹,像是找到了什么消遣的东西,有人吹嘘着自己当年差点就把那谁谁宰了,却引来一阵讥笑,厅阁顿时变的乱哄哄的,此起彼伏。

    但随着一道紫色身影出现,所有人的哄闹已下意识的消了下去,闭住了嘴巴,一股无形的威势油然而起。

    只有踩踏在木板上的脚步声。

    就见那身影扭动着腰肢,慢慢走进了众人的视野,黑发高挽,款款而来,虽为女儿身,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仪与霸道。

    不远处清荷忽从孟秋水之前的雅间折返了回来,低声说道:“孟公子已经走了。”

    说完便已退下。

    紫老大面容始终如一,似笑,却又非笑,她走到厅阁最上方的一张雪白虎皮铺着的大椅上,懒散的半躺了下来,勾勒着玲珑娇躯,如外面雨幕般的迷蒙似水眸子一扫众人,柔声道:“行了,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如今赵国一分为二,世道艰难,你们想求活路我可以理解,但如果谁走那墙头草两面倒的下作路子,可别怪我姓紫的不讲往日的情面。”

    阁内居然无一人敢抬头去瞧那尤物女人,只有讪笑,或是保证,还有拍胸脯的声音,一个个说着自己绝不可能那般不要面皮的话。

    见状,紫老大“呵呵”一笑,有些索然的说道:“今天就先散了吧,剩下的我都交代给了云雀,你们去找她吧。”

    等那些人离去,紫老大的眼睛却是看向厅阁周围的雅间。“诸位楼主是不是该出来了?”

    却见她说完之后,诸多雅间的木门刹然打开,厅阁中已多了二十七道身影,男女老少的面孔,贩夫走卒的打扮,一一尽有。

    紫老大望着眼前的诸人手中已翻出一物,乃是一巴掌大小赤红的令牌,竟是一块稀世血玉,其上一面刻着青面罗刹,另一面繁琐的纹路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