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侯门小霸王


    深秋,北月国,虞侯府。

    “呦,这就是老头子捡回来的小鬼头?”十人合抱的枫树上,隐隐看到锦袍一角,细细向上探去。十四五岁的少年,斜躺在树干上,锦袍随意搭在身上,剑眉入鬓,目若星辰,神情慵懒。小小年纪颇有乃父之风。

    “小侯爷,这是微微小姐,从今天起就是您的妹妹了。”忠心的老管家福伯微微倾身,朝小主人解释。

    “啧,妹妹……”小侯爷细细打量福伯身旁的小女孩,嘴角轻扬,“你长得真不是一般的……丑!”

    “啊咧!”沉迷美色无法自拔的叶微微突然石化。吸气呼气、吸气呼气,苦苦维持淑女般的微笑。(呵呵,不生气、不生气,老娘不和熊孩子计较。)

    然而,回应她的是……

    “好肥,像饭团子,好脏,乞丐窝里捡来的吧!老头子最近的口味越来越重了……”小侯爷嘲讽道,显然对这个便宜妹妹不买账。

    叶微微自认完美的微笑出现一丝龟裂(内心无限咆哮:忍,我忍,忍个毛线啊!什么爱护祖国的花朵,熊孩子就是欠收拾。这梁子,我单方面决定算是正式结下了,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女子。)

    福伯实时插入道:“小侯爷,老爷交代为微微小姐梳洗打扮后,一起去前厅吃饭。您也一起,老奴告退。微微小姐,这边请……”

    走过枫树林,叶微微神使鬼差的侧过脑袋,小侯爷斜眼睥睨,两人目光交汇一处。“滋滋”无形中,火花并冒。叶微微是“发自内心”的“甜蜜”的微笑(译:小样,整不死你),小侯爷是不屑的冷笑(译:呵,卑贱的女仆)。

    以上就是这对欢喜冤家第一次“友好和谐”的见面。叶微微原名叶微微,原二十一世纪大龄女青年,就读于三流学校,宿舍米虫,社会败类,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生活技能为零,生存技能为零。可谓是宫斗宅斗中死的最快的一批。

    “微微?微微?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有什么需要就和福伯说,你父母因我而……唉!你可愿认我这个义父,虞侯府绝不会亏待与你。”已是而立之年的虞侯叶彻气度非凡,如今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小心翼翼祈求父母的原谅。

    叶微微回过神,想到便宜父亲,有钱又有势,不认白不认。可话到嘴边,心脏猛地一阵抽搐,道:“侯爷……叔叔。”

    虞侯呼吸慢了几拍,愣了数秒,最终道:“也好,也好……来,微微,这是我儿子叶诺,以后就是你哥哥了。臭小子,听见没,不准欺负微微妹妹。”

    只专注在饭菜之间的叶诺听见老头子点自己的名字,还不准欺负一个肥团子。父子之间本就势如水火,当时叶诺就炸了。“呵呵,义妹?小爷我看又是流落在外的亲闺女吧!又或者是包养的小妾,不过老头子你口味重了不是一个度啊,曾经带回贱奴都能,带着拖油瓶找上门,如今……啧啧,十三岁的娃娃也不放过……”

    虞侯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如锅底,又因喘气太猛而脸色张红,猛然从桌前跳起,在屋内转来转去,嗯,找棍子。口中念念有词:“逆子!逆子!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打断你的狗腿。”

    叶诺似是习以为常,不慌不忙的跑路:“小爷这是狗腿,那您老人家那是什么腿……”

    “放肆,你这逆子,今天定要你好看……”虞侯最终什么也没找到,撸起袖子,夺门而出。毕竟让新闺女(虽然闺女不认)看到这一幕,自己也没脸吃下去了。

    叶微微一脸懵逼,:WHAT?!搞事情啊!这是上演豪门父亲怒打纨绔儿的精彩大戏?似乎还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狗血”剧情,风流侯爷一夜情,小三带娃找上家门,原配夫人怒火攻心以致身亡(这段猜的)?叶微微脑子乱作一团,各种狗血、八卦呼啸而出、源源不断。

    不管闹剧如何上演,自己在这侯门深府努力的活下去,不求精彩,但求平平安安……一生。新生活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