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坚决奋战到最后一刻


    本人叶微微,单纯善良、可爱无敌小萝莉一枚,因不满小霸王“幼稚”的小把戏,而奋起反抗,很很坑了那熊孩子一把。据本宅女多年经验看来,那熊孩子必不会善罢甘休,为了接下来的生活不至于处于被动状态,本人决定就在今晚主动出击,一举击垮敌人残余战斗意识。

    是夜,微然居(叶微微住处)一道小小的人影晃来晃去,系好黑头套,拿出地图找好早早打听清楚的路线,悄悄翻窗而出。枫叶居,正是叶小侯爷的住处。两人住处相隔不远,一东一西,中间只隔着个小花园。叶微微鬼鬼祟祟来到小花园,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以及灯火的亮光,心尖尖有些发抖,连忙扎到一处树丛,却弄巧成拙树丛哗哗作响,在寂静的夜晚尤为突出。

    “什么人!”福伯带着几十号家丁听见声响连忙赶来。另一处树丛中,叶诺一惊,被发现了?怎么可能?福伯本是向前探去,却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折返回去,疑狐探去,顿时怔在当场。自家小主子,正以一个及不雅观的姿势趴在树丛,头上顶着几片落叶,一直冲自己打眼色。福伯一副了然,“咳咳,都回来吧,继续巡逻。”几名家丁虽不解,却识趣什么都没发问,默默巡逻。小侯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瘸一拐的向前爬去,可见报仇决心之大。

    另一边,叶微微拍了拍小胸脯,“呼,吓屎我了,还以为就要暴露了。”鬼鬼祟祟继续前行。福伯眼尖,瞥到一处小小黑影,半晌无语,不会是……瞅瞅东边不断朝微然居爬行的小侯爷,在瞅瞅西边那抹鬼鬼祟祟朝枫叶居前行的小身影。撸着胡须、摇着脑袋,心道:“府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也好、也好……老人家还是看看热闹就好、就好……”

    第二天,侍女姐姐们早早起身,为小主子们洗漱。两声同样尖锐刺耳的尖叫自微然居,枫叶居传来。叶微微身着画着大大猪头的里衣呆立当场,叶诺坐在一团水渍的床上呐呐无语。

    接下来的两天,侍女姐姐以及小厮仆人们的饭后谈资多了不少。“哎哎,今天小侯爷起床时居然被自己的腰带绊住了脚腕,差点没摔个……(狗吃屎)”“那算什么,小小姐起来脑门顶着个大乌龟。”“据传言小侯爷前几天尿床了?”“今个小姐刚打开门,一盆凉水迎面就扣了下来……”“最近我发现毁坏的桌椅茶具多了好多啊,府里的管事都归罪到我们头上了。”“不会是……有脏东西吧!”“呸呸呸,别瞎说。”“……”

    虞侯今儿个难得有空陪儿子,闺女吃个早饭。瞅瞅闺女,心道:“瘦了,精神不佳啊,昨天没休息好?下人没照顾好?还是府里住不惯?还是这个混小子又欺负丫头了?”侯爷面带怀疑的小眼神上下打量自己这个令人头疼的儿子,“咦?精神不佳啊,哼,平时咋咋呼呼,今个安静不少,定是又干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去了,不听老子的话,在家乖乖待着,落得这副模样。真真的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哈。”

    “砰砰”似梦中神游的两人,顶着大大的熊猫眼,一头栽到饭桌上。叶微微,一手拿筷子,一手抱米饭,香甜的睡了过去。小侯爷,一筷子米饭杵到鼻孔中,但毫不影响入睡。虞侯吓得心惊胆战,道:“这、这是怎么了?传大夫!传大夫!都愣着做甚!”福伯从身后冒出,微带尴尬道:“老、老爷,小少爷、小小姐好像是睡着了。”想到这三天两人的胡闹,不禁失笑摇头。

    虞侯:“睡?睡着了?嘿!……还真是……”轻轻抱起叶微微,生怕吵醒怀里的小闺女,朝微然居走去。临出门,似是想到什么,吩咐道:“把这个小兔崽子送回去。”自知有些不妥,补充道:“……省的在这丢人。”福伯了然,吩咐小厮抬小主子回去,叶诺睡梦中喃喃自语:“父亲……老不死的……”福伯身为侯门老人,自知这对父子相处模式,明明关心对方,却偏偏……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