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捉去暖床

    本人叶微微,经历了三天的殊死奋斗。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战果还是不错的。至少最近两天熊孩子消停多了。不禁大发感慨。啊!天,依旧是那么蓝;树,依旧是那么绿;侯府的生活,依旧是那么悠闲、自在。只是本小仙女仍有顾虑,这样的生活快到头了。

    一道圣旨从天而降,侯爷叔叔奉旨陪驾游猎。西山游猎!十天!整整离家十天!我的“保命符”就这么走了……以至于“保命符”叔叔大人走的第二天,侯府九曲回廊上正上演一幕“追杀”大戏。追杀方:小侯爷叶诺(老子不在家,熊孩子即将上房揭瓦。)被追杀方:无辜少女叶微微(至少侯府下人眼中是无辜的柔弱小天使一枚。)

    “哈哈,小团子,束手就擒吧!今天你死定了。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叶小侯爷一脸奸笑,渐渐逼近走廊一处小亭子中喝茶的叶微微。善良的侍女姐姐们顿时慌了神,府里的小霸王她们可拦不住,小小姐恐怕……叶微微见叶诺行走无碍,心道:原来伤养好了,又来作妖,稍稍冷静,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吼道:“破!喉!咙!”

    盯——

    周遭空气死要凝结成实质。善于投机取巧的叶某人,一个箭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跨过叶诺,闪身走人。叶小侯爷自认为识人无数,这般无赖倒是第一次见,脑回路比较直的叶诺正在纠结“破喉咙”是谁,足足数十秒后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不对……你竟敢耍小爷,混蛋!”足尖轻点廊檐,衣炔纷飞,两个呼吸便闪到已在百米之外的叶微微身前,一手横扫衣袍,摆好架势,守株待兔。叶微微被小侯爷飘逸潇洒的身姿撩到了,竟忘了减速,一头扎进狼窝。不见叶诺反应,叶微微扒拉着叶诺的衣服,发自内心的赞了一句:“好厉害!怎么做到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是不是?是不是?”叶诺竟被这连续的询问砸的晕头转向,又因两人距离过进,呼出的热气统统撒到叶诺脸上,一手提起“问题娃娃”,一边不自然道:“爷当然厉、历害了。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咦!不对!你、你别想岔开话题”侯府那个不可一世的小霸王又回来了,恶狠狠道:“在这侯门深府,你个饭团子竟敢和爷作对,今天就去给小爷暖床。”

    “哎哎哎!暖床!”(大夏天的你暖个屁的床……)

    枫叶居,叶微微不是第一次进了,以往是偷偷摸摸,今天确实正大光明的被提了进来。姑且是正大光明。简单的两个字形容:奢侈。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做成的地毯踩上去格外舒服。看起来即贵有易碎的半人高的瓷缸大咧咧的放在正中央,几条不知名的鱼儿在其中欢快的嬉戏。在门外汉叶微微看来十分值钱的小饰品摆满了整个屋子,多出来的像垃圾一样堆在角落。床,那张床,看上去好软,好软,好想扑上去,一定会弹起来的。叶微微叶大米虫也的确那么做了,软着双腿飘向那张大床,同时在心里默默谴责自己,我居然向上面泼过水,不可原谅啊!毕竟床是无辜的。狗大户,真真特么的狗大户。

    叶诺呆愣在门口,深深思虑道:小爷我是不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这算什么?“引狼入室”?

    叶微微理直气壮的在枫叶居安了窝。晚膳过后,在一堆金山银山,古玩玉器中钻来钻去,东摸摸,西瞅瞅。活活一个见钱眼开的土财主。玩累了,正准备睡觉时,见叶诺在桌子上抓耳挠腮,头晕目眩,咬牙切齿。一时好奇,踮起脚尖悄悄走过去,“噗嗤”一笑,叶小侯爷在做数学题,还是小学水准的,据本小姐目测,做了的三道中,有两道半是错的。小侯爷自知不会做劳什子的学问,但不表示可以接受其他人的嘲笑。微带恼怒道:“笑什么!你能耐,你做啊!”叶微微不屑的撇了撇嘴角,顺势夺过叶小侯爷手中的笔,“刷刷刷”“啪”答完,丢笔,走人,一气呵成。

    叶诺:“……”(一定是瞎填的,明天找师爷看看,敢唬爷,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