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误会大了


    侯门深府,自是规矩繁冗,从一众下人的表现就能判断,虞侯府家教甚严。枫叶居,正值二八年华的侍女们端着锅碗瓢盆鱼贯而入。在大丫鬟萍儿的带领下一应事务有条不紊,没有一人东张西望或是发出声音。准备妥当,萍儿低着脑袋来到内室,叫小主子起床。虽是有心理素质过硬,仍是惊了下。心里不禁微叹,小主子不知不觉中也成长为一个小男人了。挥了挥手,带着一众人等出了门。

    一个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小丫鬟走到萍儿身前,八卦道:“萍儿姐姐,小小姐真是为小侯爷领养的……童养媳?”萍儿拿出大丫鬟的气势,训斥道:“主子们的事哪有你多嘴的份,进府的第一天管事嬷嬷教的都忘了。谨言慎行,还有你们,在这么多嘴,准挨板子。”侍女们两两相视,乖巧道:“是,谨记姐姐教诲。”然而眼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不出一刻,叶微微乃是小侯爷童养媳的谣言如秋风卷落叶般横扫侯府。

    舆论的主人公叶大米虫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小侯爷怀里,拱来拱去。叶诺胸前重如千斤,眯起眼睛,巴起胸前的脑袋往眼前凑。眨巴眨巴眼睛,迷迷糊糊道:“饭团子?呵呵,又做梦了……”吧唧吧唧嘴巴,一歪脑袋又眯了过去。爪子捏了捏柔软的一坨,触感不错,意外的真……实!?叶诺豁然起身,杵着脑袋,头疼的看着睡得和死猪似的饭团子。昨晚用被子画的三八线不知被踢到了何处,叶微微成一个大字霸占了三分之二的位置,时不时地“滚来滚去”,小侯爷不禁想到:“这睡相也太差了,以后一定要给她改回来。”叶诺被这个自然而然出现在脑海的念头吓到了,为什么说“以后”?啊呸,那有什么以后,她睡相如何和我有什么关系?小侯爷突然恼羞成怒的飞来一脚,呼,舒心了。

    叶微微抱着被子,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落地,半分恼怒半分惊奇,这货搞什么,大清早的让不让人清静了。熊孩子表情真奇怪,脸怎么这么红,我靠,老娘自知睡相不太雅观,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几乎在一瞬间叶微微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念头,有些心虚的挠了挠屁股。叶诺被盯得有些发毛,朝外喊道:“来人!更衣!”

    侯府的早饭不似一般人家,外加叶小侯爷的嘴巴格外挑剔,一顿早饭下来,叶微微吃的满嘴流油。叶诺吃了两口,放下筷子,移到距离叶微微最远的凳子上,做了没两分钟,默默起身离开。叶微微塞了满嘴的的包子,目送叶诺离开,嘴里嘟嘟囔囔,不造在说什么。

    拿着昨晚叶微微做的算数题,一路晃悠到账房,在门外稍稍整理外袍,恭恭敬敬的敲了门,待里面传来一声苍老却威严的声音“进来”,这才推门而入。

    “郑老,这是太学院留的课业,麻烦您检查一下。”小霸王叶诺在老者面前恭恭敬敬,老老实实。妥妥的一个乖乖仔。这份殊荣就算是虞侯也享受不到。“哦?”老人面色刚毅,半阖着的眼睛目露奇怪,“拿来我看看,嗯…嗯?这、这……”郑老挺直腰杆,拿起一支笔在纸上验算片刻,惊到无以复加,毛笔从手中脱落仍不自知。回过神,老泪纵横道:“小侯爷,您、您终于长大了,懂事了。本以为您最近不思进取,终日玩乐,没想到、竟没想到您这么努力,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哈哈我终于能对你母亲交差了,如果她能看到你的进步,可以安心了。对,都对,都是对的。不过不可骄傲,须知贵在坚持,望你今后的课业都能做到如此……”叶小侯爷满脸羞红,支支吾吾的应着,经历了一番精神洗脑,从上古之国到今天的北月,从四书五经到国家大事,从琴棋书画到征战沙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名垂千古的诤臣也不过如此了……在午膳前,神情萎靡的叶小侯爷顶着一脑门吐沫星子,活着走了出来。

    叶诺汗颜道:“郑老越来越可怕了。这小饭团子还真有几分本事。以后的课业倒是有着落……”

    叶微微整个上午没见叶诺,倒是落个清静。只是今天各院的大小丫鬟、小厮管家们看我的眼神这么奇特?神经质的摸了摸脸蛋,也没长出个花啊?“小小姐,该用膳了!”枫叶居的大丫鬟萍儿笑着提醒道。“吃饭!今天吃什么?萍儿姐姐……”叶微微听到“吃饭”二字瞬间忘记一切烦恼,甚至略带可惜望着善解人意、温柔漂亮、大方知礼的萍儿小姐姐,在叶诺房里做丫鬟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