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逛窑子


    成衣店,叶微微一副男童打扮,左转转右转转。嗯,满意的点点头,毕竟女装在外,多有不便。叶诺、柳如晦、千乐乐啧啧称奇,还真是个丰神如玉的少年郎,果然,一点都不似女子,地地道道的“汉子”。叶微微顿时气歪了鼻子。

    “老大、老大,去哪里耍耍?兄弟请客,柳二,你是不知道,今个王老头鼻子都气歪了,叶老大居然完成老头的课业,满分!满分啊哈哈哈,当时犯癫痫似的,宋狐狸那俩珠子瞪的,哈哈哈哈。”千乐乐手舞足蹈,模仿的惟妙惟肖。并自动忽略了自己的鸭蛋。

    叶诺心情不错,道:“揽月楼,走起!”捞起叶微微,一马当先,在热闹的集市中,策马奔腾,柳如晦、千乐乐紧跟其后。留下了一路鸡毛,大头百姓敢怒不敢言,巡逻的差人既不敢怒也不敢言,训斥贩夫走徒恢复秩序。

    叶微微铁青着脸,死死拽住叶诺的衣服,吓的忘了出声。

    杨柳湾,月河畔,士子趋趋,王公流连。临京城,声色犬马一条街。揽月楼,俗称妓院。京城纨绔的天堂,叶微微双腿发软,还没缓过劲。金漆的大字,闪瞎了叶微微一双铝合金钛狗眼,“夜店,夜店啊!老娘二十年的人生从未踏足过的地方。”叶诺本想折腾了一路的饭团子总该知难而退了吧,不了看到了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

    “呦呦,瞧瞧,这是谁来了,叶小侯爷,柳二爷,千小世子,奴家想死几位爷了。”一位目测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妈妈桑,扭着小蛇腰,挥着小手绢,微微做福。“袁大娘几日不见,越发漂亮了。不过本世子要的东西,准备妥当了吧?”千乐乐一副世子派头,虽是询问,但其中强势任谁也听得出。“瞧您说的,世子爷吩咐的事,奴家早就准备妥当。”“哥几个,我就不作陪了,今个花销记我账上。小嫂……额,小叶子,晚上开酒宴,小弟在作陪。”乐千千在一位姑娘的带领下,朝里走去,杜加贺紧跟其后。

    “老地方,请清姑娘弹曲。”叶诺简明吩咐道。袁大娘袁玲亲自引路,不着痕迹打量这位新来的“小公子”,“小嫂?估计是那位了。”精明的袁大娘明白什么该说,什么时候要做个哑巴。

    叶微微坐在雅间,暗暗摇头:“不愧是销金库啊,狗大户,个个狗大户。金片镶的建筑,啧啧”“饭团子,一会可别哭鼻子,现在向爷道歉,爷让李达送你回家。”叶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小瞧叶侯爷,后果很严重。叶微微一脸无辜道:“叶哥哥,你在说什么,微微不懂。不过微微会向侯爷叔叔请教。”叶诺拍案而起,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最终,气呼呼坐下,一言不发:“你……”

    柳如晦第一次见这般无奈的叶老大,换个人,估计早就一拳头上去了。可如今,这两人相处模式颇为好笑。嘛,偶尔看看吃瘪的叶诺也不错。于是,继续坐看两人暗斗。比谁的眼睛瞪得大……在眼珠子瞪出来之前,被推门声打断了。

    “清儿见过几位爷。”白纱遮面,罗衣披肩,声如黄鹂,人如芙蓉。揽月楼花魁,人称清姑娘。一偮完毕,抱起琵琶,指尖飞舞,几位身段颇佳舞姬闻声起舞。一曲终了,清儿盈盈起身,做福道:“清儿告退。”

    “清姑娘的琴技愈发引人着迷,小小歌姬做到这个地步,不易!”柳如晦发自内心的赞叹。“你喜欢?拐床上去聊聊人生,如何?”叶诺调侃道。柳如晦摇头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清水出芙蓉,在这种地方,不易啊。芙蓉被糟蹋了,可就没意思了。”叶微微不懂音乐,所以一直在吃。柳如晦不禁道:“老叶,你家是不是不管饱饭?”叶诺送回去一个白眼,道:“走吧,千乐乐那小子估计完事了。”起身嫌弃道:“别吃了,肥成头猪,给爷丢人。”叶微微冲他一个鬼脸,表示不满。

    走下二楼,迎面走来的千乐乐扣子还松着几个,一看就知道没办好事。叶微微对他们这些官二代奢侈的生活嗤之以鼻,但她却心甘情愿的堕落。千乐乐试探道:“老大,不如你们先回去?”叶诺二话没说,揪着耳朵,踢了出去。

    千乐乐在叶诺的淫威下,投降败阵。搭着脸,抿着唇,脸上写满“别惹我。”偏偏这时,身旁一马扬鞭而过,激起一阵尘土,“艹!那个不长眼的。”马鞭抽了过去,前面的人,坠马直叫。“我道是谁,马元征,你小子眼长到屁股上了,挡了本世子的路。该当何罪!”一富家公子,抱着肩膀,忍气吞声道:“原来是世子爷,是小弟的错。家父毕竟是朝中三品大员,还请世子爷给个面子。”乐千千当时就恼了:“那你爹压我?你算那颗葱,你爹又装什么大蒜。”一鞭子又一鞭子,招呼上去。泥人还又三分火性,马元征怒道:“混账东西,你们没一个好东西,来人给我打,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担着。”几个家奴,对视几眼,见自家公子装了孙子还挨打,瞬间红了眼,抄起棍子,扑了上去。乐千千被拉下马,挨了几棍子。叶诺见状,第一时间加入战局。柳如晦,杜加贺,李达虽无奈,对方人多势众,也只好加入混战。周围看热闹的有眼尖者,跑去报官。

    京城脚下,不好闹出人命,几人没下死手,下的只是重手。一家奴见不是对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