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发酵

    最近脑子涨涨的,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经过十多天的发酵也渐渐平复,月河畔群殴事件最终不了了之,据说是齐国公亲自去马大人家道歉……侯爷叔叔不知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叶诺小混蛋把老娘睡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每天被李大哥抬去学院,我再次搬回微然居,就此没了下文……

    太学院的王中正王老夫子是个考试主义者,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所以,我又解锁了另一个新功能,叶诺、千乐乐的作弊神器,每次考试就蹲在窗外丢纸条,小飞机满天飞。至此,被千小世子奉为神人,哭着喊着要结拜,认个干妹妹,结果,大脑壳挨了一巴掌,扑街了。

    这些纨绔子弟表面一套,背里一套,本小姐感到心凉,所以暂时决定不和他们混了。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安安静静的做个米虫。(某一天,叶诺书房外,偷听到,在齐国公去道歉之前,千乐乐的母亲沉玉公主不知用了何种手段向马家施压云云)唉!贵圈真乱!

    唯一的好消息,吼吼,在虞侯府后门柴堆后面发现狗洞一枚,出门再也不用报备了。

    一身便装,翩翩小少年在集市逛街。古时的集市热闹非凡,牵羊的,赶驴的,埋锅做饭,吆喝引客,街头卖艺的大汉,代笔写信的书生,特色小吃香气阵阵,贩夫走徒来往交易。热闹,真是热闹。叶微微在一处卖扇子的摊子处停下,叶诺那傻子的生辰快到了,赶到夏至,也就是三天后。从福伯那打探的小道消息,叶诺自五岁后就没在家过,因为叶麟的生辰和他赶到了同一天,每到这天,那仨货就在揽月楼宿醉。

    “小公子,随便看,随便看。价格好商量。”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介绍到,东一块西一块的补丁凑成一身衣服。穷酸秀才一枚。“这是你自己画的?”叶微微拿着一柄扇子,对扇面上的风景图颇为惊奇,古朴古风的山水画。那秀才道:“趋趋拙作,仅供糊口罢了。”叶微微点点头,道:“我想订做一把扇子,给你提供材料,画风按照我说的来,能不能做到?”“小公子但请直言,在下可以一试。”“嘿嘿……”留下一脸沉思的秀才,叶微微欢快的离开。

    “天上客”一家名满天下的酒楼,刚要入门的叶微微被旁边的一位不知名的青年热情的拉住往里带,“哈哈,小兄弟,哥哥我等好久了,来来来,今个我做庄,走走走。”“啊咧?”叶微微就这么被拖了一路,兄弟你谁啊?角落的一处桌子上,被强按着座下。那人瞥见身后几个人影,显得更殷勤了,拍着小叶子的后背,哈哈直笑。被叶微微看傻子似的看着,那人笑的越来越尴尬。身后的人影走后,那人松了口气,气氛颇为尴尬,干咳两下。

    叶微微心道: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老娘又被拖下水了。唉!啥都别说了,点饭!吃回来!“咳咳,小兄弟,在下实属无奈,被仇家追债,无意得罪小兄弟,请多多包含。”“哎?包含?不不不,你不是请我吃饭?我感激还来不得,有什么好包含的。”“还有,当我是傻子吗?追债?呵,仇家?”叶微微不屑道。“哦?”那人也来了兴趣,道:“请小兄弟指教。”叶微微扫着菜单,漫不经心道:“首先,衣服,你上上下下的衣服,玉佩,扳指加起来至少是千两黄金的起价。其次,刚刚来的几个人,面露焦灼,不是追债的人该露出的表情,似乎是……找人,重要的人,比如家里不听话的少爷。所以,你就是家缠万贯奈何家教甚严,平常不许外出却好奇外面花花世界的大公子。”叶微微想到什么,突然道,“你不会是个皇唔唔唔。”那人一阵冷汗,死死捂住叶微微的嘴。见他安静下来,那人疑狐道:“你……见过我?”叶微微拼命摇头。

    “呵呵,小兄弟,别紧张,忘记你刚刚说的,知道吗?”最后三个字咬的很重。“小二哥。”叶微微猛喝,吓到身旁的家伙,满意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这个。一样一份。”小二欢天喜地的领着菜单走了,那人心惊胆战的冒冷汗,肉疼道:按照“天上客”的消费标准,这一顿下来,老子这个月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一会一定要吃回来……这顿饭,吃货的对决,可谓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小叶子兄弟,路上小心,毕竟吃这么多。”玉箫道。叶微微冲他做了个鬼脸,道:“玉兄才是人不可貌相。古德拜了您?。”“有意思的小家伙,哼,要是本殿下的身份暴露了,是那几个蠢奴才的锅……话说古德拜?啥意思?”叶微微边走边道:“皇子?玉箫?好像有个叫千萧禹的,萧禹?玉箫?不会起这么傻的名字吧,是谁来着,谁来着,来着,着,太太太……子?”

    “完了完了,死定了。”叶微微想起来今天侯爷叔叔说要一起吃晚饭来着,这个点了……撒脚丫子抄小路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