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包扎伤口


    叶一凡顿时觉得浑身发冷,因为她知道,这个人说的可能都是真的,她怎么忘了,这不是法制社会。

    他是淮军少帅,爹和叶哥哥的上司,他可以草菅人命,可以肆意妄为,披着天使外表的魔鬼。

    外貌如此出众,内心却不赋予任何善良。

    不…她不想死,就算死也要让这个畜生陪葬。

    是她太冲动了,她不该打草惊蛇的。

    周子默看到地上的美人闭口不言,用恐怖的眼神看着他,好像看着一个魔鬼,脸色都在发白,心里涌起异样的感觉。

    明明是想吓她的,可是现在看到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莫名的烦躁,感到不舒服。

    他对人一向薄凉不露声色,让人很难猜出他在想什么,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

    也习惯了别人主动讨好,这个女人却能轻而易举的挑起他的怒火。

    见她真的被吓到了,他步伐稳健的走到她面前,低下头,在她侧脸留下一吻。

    叶一凡虽然没有之前强烈的反抗,可是眉头紧锁,默默低下头,想以此避开他的吻。

    周子默却好像没有发现一样,大掌**着她的脸颊两侧,轻笑着勾起唇角:“明天在来看你,今天好好休息,不要太想我。”

    看到那身躯高大的背影。

    叶一凡眼中迸发出恨意与厌恶:“我想你,想你下地狱。”

    慢慢站起身,走到床边坐下,床上被单和被子都被她丢进湖里了,剩下一个枕头和光秃秃的床板。

    伸手打算把窗帘拽下来铺在床上,手上的痛意让她放下了右手,手心都是血,伤口还在流着,叶一凡只是皱了下眉头心情烦躁隐忍不发。

    她并未处理伤口,房间里东西都被自己扔了,怎么包扎。

    ……

    第二天早上。

    周子默轻轻的打开房门,入目便是空荡荡的客厅,昨天她摔碎的东西早就被丫鬟收拾干净了。

    朝着卧室走去,只见那个女人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睡在床角,身下铺着一块破布。

    走到她身边,视线定格在那个枕头上星星点点都是血迹,无意识的拧了拧眉。

    快速把她全身打量一遍,只见她手掌下方被浸湿一小片,白色窗帘沾上刺目的红,尤其明显。

    她受伤了吗?

    小心翼翼的拿起她的手,看到叶一凡手心一片模糊的血痂,指缝中都是血,不疼吗?

    睡的这么香,真是没心没肺。

    其实伤口不大,像他这样的人什么伤没见过没受过,战场上中弹没有麻药的时候,都是直接让军医挖子弹。

    可是看到她的伤口就是觉得格外碍眼。

    他淡淡的想,可能是这双小手太过于好看,柔软无骨摸起来很舒服,热热的滑滑的,手掌很小,自己的大手一握几乎能够完全包裹住,让他想一直抓着不放。

    找来丫鬟,重新添置了房内所有东西,自己笨手笨脚的拿着棉球酒精消毒,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美,只想独占,更不允许这双小手落入别人手中,哪怕是个医生。

    从来没有做过这些的他,连个蝴蝶结都系不好,折腾半天打了个死结。

    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嘴角微微上扬,盯着床上的人好像看不够似的。

    心里想着她是杨贵妃还是妲己转世?

    美的如此惊心动魄,又那么特别,是专程来勾引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