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了奴才来了主子


    “哼!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最好擦亮眼睛,看看清楚谁才是叶家北院真正的主人!滚吧!”叶汐居高临下俯视着翠柳,眼神冰寒寂绝,让人心悸。

    翠柳哪里还敢多说,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不过没过多久,叶欣儿就带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地来到叶汐的院中。

    “叶汐!翠柳是我的人,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我的人?!”叶欣儿怒气冲冲地上门质问。

    “谁给我的胆子?”叶汐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弧度,“我身为叶家北院的主人,打一个以下犯上的奴婢,还用得着谁给我胆子吗?倒是欣儿你说话的语气,最好注意一下!”

    “论辈分,我是你堂姐,是你的长辈。论身份,在叶家北院,我父亲是掌院之主,我是主脉,而你和你父亲都只算从属。我倒要问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到我院子里嚣张放肆,为一个犯错的奴婢,来质问我这主人?!”

    叶汐的声音,越来越凌厉,字字如刀,直刺人心。

    “你……”叶欣儿被叶汐在这一刻展现的逼人气势给震慑到,脸色变了又变。

    她想不到叶汐,真的如翠柳所说变得强势无比,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不过她又怎么可能让叶汐骑到自己头上。

    “叶汐,你得意什么!你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而我如今已经是六阶武者,是真正的天才,而你却是家族的耻辱,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摆威风!”

    叶欣儿压着怒火,反唇相讥。

    她话音一落,跟在她身后的那些下人,也都忍不住叫嚣起来。

    “欣儿小姐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废物,还有脸在这里摆威风!”

    “真是不知羞耻,我要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了。”

    “马上跪下,给欣儿小姐赔罪,然后在自打一百个耳光,给翠柳道歉!”

    “在这北院,我们只承认叶二爷一家是主人。你这废物,赶紧滚!”

    一群人指指点点,对于窝囊了十几年的叶汐,他们可生不起任何敬意。

    “叶汐,你听到了吧,连底下人都不服你这种废物,你还有什么脸站在我面前。”叶欣儿冷笑连连,“你父亲已经失踪八年,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现在的叶家北院,我父亲才是主人!现在,你给我跪下!”

    说话间,她身上升腾起一股强大的威势,冲着叶汐压迫过去。

    要是换成以前的叶汐,在叶欣儿六阶武者的气势压迫下,早就双腿发软,跪在地上了。

    可此时,叶汐却只是不屑冷笑,曼妙修长的身姿,一动不动。

    “靠着一群奴才的支持,就真以为自己是主人了,简直可笑!叶家四大正院的院主,都需要通过叶氏主府定下,如今在主府的名册上,叶家北院的掌院之主,写的依旧是我父亲叶华云!”

    叶汐凌厉的眸光扫视过众人,一字一顿,声音透着一种千年寒冰般的冰冷,“而叶欣儿,你却在这里,口口声声说你父亲才是叶家北院的主人。你这是无视叶家祖训,公然践踏叶家主府的规矩!按照族规,你这罪名,怕是得割舌断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