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全部跪了


    叶欣儿听得脸色狂变,眼中闪过慌乱,“叶汐,你、你别胡说,刚才我……我是一时口误!”

    无视叶家祖训,践踏主府规矩,这样的罪名,别说她扛不起,就是她父亲也一样抗不了。

    真要被叶家主府抓住治罪,不死也要脱层皮。

    “一时口误?”叶汐笑容玩味,“这么说,叶家北院的主人,还是我父亲咯?”

    “是——”叶欣儿咬牙切齿,可不敢再被叶汐抓住这么要命的把柄。

    她心中愤恨无比,怎么也想不通叶汐为何会突然间变得这么精明,居然还懂得借主府之势来压自己。

    虽然主府那边未必有闲心,会来管四大正院的事情,但她不敢赌!

    这时,叶汐又将目光看向叶欣儿身后的那群下人身上,拍手道:“你们这些奴才倒是很有种,既然无视主府威严,要奉叶欣儿一家为主,那我随便你,不过进了叶家主府的刑堂,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这么硬气!”

    这些下人一听,吓得腿都软了。

    主府刑堂,那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地方!叶欣儿进去受罚,或许只脱层皮,可他们这些下人要是被关进去,骨头渣渣怕都剩不下来。

    之前那口出狂言,说只认柳二爷一家是主人,让叶汐滚的那个下人,“噗通”一声跪下,就先自扇了两个大嘴巴子,哭喊道:“叶汐小姐,我、我脑子糊涂了,才会胡言乱语,请不要跟我计较。”

    其他人也纷纷跪下求饶,磕头的磕头,打脸的打脸。

    叶欣儿看着这一幕,胸口发闷,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自己可是带人过来准备教训叶汐的,可现在呢,还没动手,就全跪下了。

    她心中暗恨不已。

    也怪他们刚才太没把叶汐放心上,嚣张过头,嘴上没把门,什么话都往外冒,现在被捏住了话头,后悔都来不及了。

    对于众人的哀求,她根本不做理会。

    现在求饶有个屁用,当初欺凌她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天?

    “全部给我滚!”

    留下这句话,叶汐转身回房。

    看着紧闭的房门,一群人面面相觑,又惊又怕。

    “欣儿小姐,现在怎么办?要是这个废物真抓着这一点,跑去主府告状,我们就死定了!该死的!这个唯唯诺诺的废物,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惊恐的情绪,在下人中蔓延,一想到主府如果真要问罪他们,那下场可就比死还凄惨。

    “怕什么!到时候大家统一口径,谁都不承认就行了。”

    “你不怕你发什么抖?还统一口径,当主府刑堂的人是白痴吗?我听说主府中可是有精通摄魂秘法的人,都不必用刑逼供,就能乖乖诱使你吐露心里的秘密。”

    “那我们岂不会真完了?”

    “…………”

    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念叨声,叶欣儿心头一阵烦躁。

    “闭嘴!吵死了!”

    叶欣儿眼中凶光流转,恶狠狠道:“放心,我不会让这废物有机会告状的。我父亲认识主府的一个管事,打声招呼,只要那废物去告状,就给她先拦下来!”

    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想要永除后患,还得想个更好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