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1996


    “张晨,醒醒,赶紧起床,一会儿小姑他们就来了。”

    “快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每天懒死!”

    张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自己的母亲一遍叫自己起床,一遍拿着抹布收拾着自己的书桌。

    等等,自己家怎么变成这样了!?而且自己不是早就一个人住了么,老妈怎么会出现?而且老妈怎么会这么年轻?看上去才40出头。

    张晨愣愣的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地方,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在20年前就搬走的老房子里。

    模糊的记忆不断地清晰,对,这里就是20年前自己上初中时候的家。

    自己重生了?还是说现在就是一场梦?不由得用力掐了一下自己大腿,好疼。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刚过年就赖床,醒了就赶紧起。一会儿你小姑他们一家就要来了。”苏文锦看到自己儿子仍旧呆呆发愣不由得有些生气。

    “哦,好。”张晨如梦初醒一般赶紧穿上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打量自己的母亲。

    自己记忆里的母亲,已经60多岁了,满头的青丝也开始有了很多白发。而自己眼前的母亲,虽然已经人到中年,却还风韵犹存。只是由于生活的压力疏于保养,眼角有些许鱼尾纹,嘴边的法令纹还没有那么深。

    自己房间的窗户上贴着年年有余的大红窗花,自己房间的门上贴着福字。看来现在还在过年期间。

    是的,就是自己记忆中的母亲和家。

    “看什么呢?赶紧刷牙洗脸去。”苏文锦被张晨看的心里有些发毛。

    “没看啥,妈你今天穿的真喜庆。”张晨一边穿裤子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母亲,“妈,今天初几啊?”

    “你过糊涂了?昨天初一,今天不就是初二,一会儿你小姑就要来看你奶奶了,你快点,别人家都到了看你还没起,成什么样子!?”苏文锦没好气的对张琛道。

    对了,奶奶。

    张晨赶忙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看到奶奶正坐在客厅的小马扎上剥虾仁,心里一阵激动。

    张晨的奶奶在张晨重生前,已经去世快十年了。

    由于父母最初工作在外地,他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和奶奶的感情很深。而几个孙子孙女中,由于他是长子长孙,加上天天生活在一起,也是奶奶最疼爱的一个。奶奶去世的时候,张晨正在外地出差,由于奶奶突然去世,张晨甚至没来得及回来见奶奶最后一面。

    看着奶奶佝偻着腰,把剥好的虾仁扔进旁边放着的小碗中,张晨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好像就要留了下来。自己的奶奶由于年轻时的操劳,早就已经驼背,两手的骨节也因为风湿扭曲变形。

    “奶奶”张晨带着哭音叫了一声。

    “晨晨咋了,怎么还哭了。”奶奶还是那么慈祥的看着自己。

    “没事,就是早晨起来睫毛进了眼睛了。”张晨赶忙掩饰,进客厅旁的卫生间洗把脸。

    看着熟悉又陌生又简陋的卫生间,只有一个蹲便和洗脸池,墙上挂着一个喷头,是自己的姑父当年给自己家做的简易太阳能热水器。

    望着镜子中那张年轻的脸,唇边只有一圈还不那么浓密的毛发,脸颊上有一两颗正在茁壮成长的青春痘。留着当时特别流行的四六偏分发型,看上去跟傻子一样,没有熬夜形成的眼袋,没有眼角细密的皱纹。张晨百感交集。

    这是不是一场梦,会不会自己明天就又回到2017年,张晨不知道。

    但现在,自己毫无疑问是在1996年的家。客厅墙上的新挂历能说明这一切。

    这一年,在张晨的生命中并没有什么特别,这一年他15岁,上初二,学习成绩在全班前十,不算自己成绩最好的时候,也不是最差的时候。

    这一年,张晨的父母单位不景气,双双停薪留职,母亲给一个装修公司打工当会计,父亲被逼无奈,虽然是高级工程师,但也只能去批发市场批发来一些蔬菜在自由市场上贩卖,由于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加上还要给市场里面的菜霸交摊位费,所以也只能赚点辛苦钱。

    直到97年,父亲的单位成立了一个工程服务公司,父亲主动请调过去,生活条件才逐渐好起来。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张晨既兴奋又忐忑。默默下定决心,如果这是真的重生,而不是做梦,那么就是老天又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一个改变自己人生和命运的机会。

    自己一定能把握住!

    虽然上一世张晨混的并不差,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外企。干了几年也混了个管理层,但由于没有在第一时间买房,等到张晨收入能付得起首付的时候,房价早已一飞冲天。张晨也背上了巨额的贷款。

    身为房奴,再想要翻身就太难了。

    直到自己重生前的一晚,有个同事被公司裁掉了,张晨和几个不错的同事一起给他开了个欢送会,吃完饭又在酒吧喝酒,喝的咛叮大醉。每个人都看不到自己的未来,谁都不知道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裁掉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