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好儿子


    刘明送走张晨后,兴奋的抓耳挠腮。通过和张晨的交流,他明白了自己未来的方向究竟在哪里。

    市场在变、竞争对手在变,如果自己仍旧找不到一个突破的途径,沉浸在目前平均每个月一万多的收入不思进取,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残酷的竞争击垮。

    正如张晨最后说的,这是个大变革的时代,谁能始终领先时代半步,谁就能真正引领这个时代的潮流,获得数不尽的财富。目前的计划只是第一步,只要走通了,马上就开始第二步、第三步,始终走在市场的前列,哪怕市场不变,也要推着市场改变,这才是保持不败的诀窍。

    在九十年代中期,刘明有卖电子产品的意识,说明他具有一定的眼光和能力。但针对未来如何发展,他很难有一个清晰的思路。不只是他,每个时代的每个人,除了真正才华横溢、天资绝伦的那一小撮人,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迷茫中探索。有些人成功,更多的人失败了。

    但张晨的出现,给他清晰的指明未来两年的发展道路,让他怎么能够不兴奋。

    刘明心情大好,看着满屋子的垃圾就越来越不顺眼。心情振奋下,居然破天荒的开始打扫房间卫生。

    张晨回到家也已经快十点了,年后张国强和苏文锦的单位开始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张国强虽然自己有心撑起家里的重担,从年前就在农贸市场卖菜。但他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文弱书生。不堪市场里菜霸的盘剥,和人大吵一架,也幸好张晨的三叔那天去菜摊一起帮忙,打了个圆场,才没挨揍。

    但这样一来,张国强也没法再去市场卖菜,让本就已经非常困难的家庭在经济上雪上加霜。

    张晨到家后,就发现也没有人看电视,夫妇在他们的房间里面窃窃私语。因为老房子隔音都不太好,虽然父母竭力压低声音,但也能听出他们是为了生计在争吵。

    张晨叹了口气,他本来想的是,再坚持两个月,等期中考试之后,如果家里条件还没改善,那他就每个月拿出一笔钱来补贴家里。

    之所以想等到期中考试后,是因为他和刘明在业余时间搞的事情如果让父母知道了,肯定又是一番“学生就要好好学习,你去年成绩下滑的厉害,你还不知道努力,还在外面搞这些?你现在能赚点钱,不学习,以后呢?巴拉巴拉巴拉。。。。。。“

    张晨不想听他们唠叨,同样也不想他们担心,所以打算期中考试一鸣惊人之后,拿着成绩在和父母来谈,说明现在做的事情不会影响学习,来获取父母的支持。

    但隔着墙,听到一向清高的父母现在也为了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张晨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张晨前几天赚的钱,存了整两万,除了买随身听的700,手头还剩800块钱现金。张晨想了想,把两万块钱都给父母,显然是不行的。刘明那边本周末张晨就打算把一万块钱的股金给他送过去,另外还要留出来最晚四月进股市的钱。

    张晨想了想,从自己手头八百的现金拿出来两百,仍旧放进书包,剩下的六百块钱张晨蹑手蹑脚的进自己房间找了个信封装了起来。

    “砰砰。“张晨敲了两下父母房门,听到里面细窃的争吵声一下子停了下来。

    张国强给张晨把房门打开,“你怎么才回来?吃饭了么?“张国强关切的问。

    “吃过了,和朋友聊了点事情所以回来晚了点。“张晨进了父母房间,看苏文锦侧躺在床上正生闷气。“

    “妈,爸,跟你们说点事。“张晨把装着六百块钱的信封掏出来递给张国强。“我过年这几天,和一个朋友合作,赚了点钱。我留着也没什么用,给你们补贴家用吧。“

    张国强打开信封,发现里面是六张百元大钞,不由得吃了一惊,“张晨,这钱你说实话,从哪儿来的?“张国强严肃的问。

    张国强作为传统知识分子,对张晨的道德教育还是很严格的,一直教育张晨不该赚的钱不能赚,不能投机取巧,不能这个那个,虽然古板了些,但也是那个年代父母的普遍想法。

    苏文锦闻言从床上翻身起来,看到张国强手里的六百块钱,也大吃一惊,“儿子,你可不能干违法的事啊。“

    张晨哭笑不得的道:“我就知道跟你们说,你们会是这个反映。“张晨把张国强苏文锦按在椅子上坐下,”爸,妈,这钱真是我正正当当赚来的,没偷没抢,我没骗你们。“

    “你还说每骗我们?你做什么几天时间能赚六百块钱!?“张国强又是担心又是愤怒,愤怒的是他认定张晨是在骗他们,这些钱肯定来路不正。担心的是,张晨是不是被社会上的坏人盯上了,误入歧途。

    “爸妈,我在帮一个电脑公司卖电脑。我初五的时候去应聘他们的销售员,勤工俭学,每卖出一台电脑有200块的提成,我这三天时间,正好卖出3台,这是我的提成。“张晨耐心的解释道。他也不敢跟父母说自己到底赚了多少,说多了他们肯定更担心。

    “卖电脑?“张国强和苏文锦面面相觑。苏文锦和张国强确实接触过电脑,他们单位就有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