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授剑(下)


    剑宗建派历史悠久,有一渊两池四谭十五峰,十五峰之中以中央的剑冢峰为中心,其他十四峰如同众星拱月,环绕着剑冢峰。白云峰位于十五峰的最外围,却是十五峰之中最为挺拔的一座,高空俯瞰而下,白云峰的高度远超其他十四峰,如同鹤立鸡群。

    由于地处边缘的原因,使得剑宗的阵法对于白云峰的蒙荫很少,白云峰的元气浓度很低,修炼的速度很慢,所以没有弟子愿意来白云峰居住,这也使得白云峰变得格外的平静。

    这也是李奇锋选择白云峰的原因。

    李奇锋在位置稍靠前的巨神峰,这名字可是大有来头,江湖传闻,在剑宗建立之时,山峰之上有一奇石,高约三十米,体型像人,仰望苍穹,如同天神下凡,因此而得名。

    向来闲暇之时,李奇锋便是躲在白云峰,修炼剑术,乐的清净。

    白云峰之上,微风习习,香气芬芳,青草摆动,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欢呼雀跃着。

    站在白云峰之上,远远看去,一望无际,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

    李奇锋不由的感觉心胸一阵舒畅。

    深吸一口气,李奇锋站在了青草中央。

    闭上眼,李奇锋感受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心逐渐的沉寂下来,在那么一瞬间,李奇锋感觉到自己已与这周围的一切融为了一体,他属于这白云峰的一份子,一种错觉——自己仿佛不存在。

    耳畔的风声不断的吹过,卷起李奇锋的黑发。

    李奇锋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周边的青草在摆动着,花香的颗粒被吹向远方。

    在不远处,一只蚂蚱在不停的跳跃着,强有力的后腿每次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偶尔停下来,吞噬几口青草。

    在更远处,两只蝴蝶在缠绵着,翻飞之间,惊动了两只正在采蜜的蜜蜂,两只蜜蜂惊恐地飞向远方。

    ……

    周围的一切尽是展现在李奇锋的脑海之中。

    不用眼,却是可以感知周围发生的一切。

    李奇锋如同一颗顽石,一棵枯树,静立不动。

    忽然之间,李奇锋拔出了剑。

    一道亮光闪现。

    一只苍蝇被无情的分尸。

    长剑回转,横扫而出,削去青草的锐尖,长剑扬起,斜刺而上,又是一只苍蝇掉落。

    刺、劈、挂、撩、云、抹、绞、架……

    手中的剑不断挥动,都是最为简单的招式,很是普通。

    李奇锋却很认真的练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十八式基础剑招,李奇锋不知道自己练习了多少次,西边已是夕阳西下,双臂则是如同坠着千斤巨石,连举起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心剑——简单而又玄妙……真是妙!”

    吐出简单的一句话语,李奇锋原路返回。

    第二日,天未亮,李奇锋便出发,来到白云峰,放空自己,感受自然中的一切。

    许久之后,手中的剑再次挥动。

    ……

    在连续十天的时间里,李奇锋没有去过藏书阁,没有去过习武场,他一直在白云峰练剑。

    每一天练剑,李奇锋都有不同的感受,十八式剑式,他开始随意的组合,看似无序,却又是井然有序,威力十足。

    第十一日。

    李奇锋没有前往白云峰,而是来到藏书阁。

    老者依然是一身的灰衫,双目紧闭着,不过古朴的长剑却平放在他的双膝之上。

    “来了!”

    老者如同熟人相见,很随意的问道。

    “嗯……我想试一试。”

    李奇锋轻声的道,脸上带着尊敬。

    “好!”

    老者吐出一字,双膝的长剑一跃而起。

    下一刻,剑鞘如同惊鸿,朝着李奇锋攻击而去。

    唰!

    长剑出鞘,平稳的朝前抵出。

    剑鞘与剑尖相遇。

    剑鞘的巨大的力量让李奇锋的身躯不由的朝后一扬,但是持剑的手臂却是如同磐石般的稳定,纹丝不动。

    片刻之后,剑鞘失去后继之力,掉落在地。

    老者古朴的长剑朝前刺出,刺的角度很是刁钻。

    脚下移动,李奇锋的剑朝前斩出。

    剑锋与剑尖相遇。

    剑锋顿时开豁。

    手中的剑微微一压,古朴的长剑顿时弯曲了几分。

    抽剑而回,古朴长剑弹直。

    不过在长剑弹直的一瞬间,李奇锋对着老者出手了,长剑在虚空之中带起几道残影,刺向老者的咽喉。

    这是李奇锋从藏书阁之中学到的一记剑式——影剑。

    虚虚假假,真真实实。

    古朴长剑收回,笔直竖起,挡住了李奇锋的剑。

    剑身一侧,李奇锋手中剑突进几分。

    剑尖的锐气划破了老者的皮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