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值得落泪的恩情


    轰!

    轰!

    虚空之中忽有惊雷炸响,顷刻之间便是黑云压顶。

    老者仰望着苍穹,身上的气息尽数的释放出来,节节攀升。

    “宗师境……我一剑终于斩了进来。”

    老者发出疯狂的大笑,双手举起,似乎在拥抱着天地。

    咔擦!

    闪电出现。

    轰隆!

    黑雷炸响。

    老者深吸一口气,周身的十八窍穴开始疯狂的收敛着周围的元气,漩涡在老者的周身不断的浮现。

    斩!

    老者发出一声长啸,气势惊人。

    一柄内力所化的巨剑顿时斩向虚空,强大的威力带起飓风。

    下一刻,平静出现。

    郎朗清空浮现。

    老者如同闲庭散步从虚空缓缓走下。

    李奇锋清晰的看到,老者原本笔直的脊背有些佝偻,满头白发似雪,脸上出现了褐色的斑纹。

    那是——死人斑。

    李奇锋的心中开始悬了起来。

    巨神峰之上,数不清的身影掠向藏书阁,甚至连多年闭关的峰主白天雨也是破关而出。

    在老者突破之时,宗师的气息惊动了剑宗的每一个人。

    剑冢峰之上,也是密集的身影狂掠而来。

    老者背负双手,静静的站着。

    “太上长老……您突破了?”

    白天雨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可以从老者的身上感受到明确的气息压迫,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

    让白天雨有点难以置信。

    “天雷劫——只有晋入武道宗师境才会出现的,太上长老想必一定晋入了宗师境。”

    当今的剑宗宗主邓一明高声的道。

    “太好了!”

    “我剑宗又出现了宗师强者坐镇,再也不用怕什么了。”

    “天佑我剑宗啊!”

    “……”

    低声的议论在前来的人群之中不断的响起,宗师境的武者实在是太难出现了,剑宗已经有近乎百年的时间没有出现过一位宗师境强者了,所以剑宗的实力衰退的很快,也失去了太乾帝国第一宗门的底气——幸好这一切将不会再发生,有了宗师境武者存在,剑宗又有了与其他宗门抗衡的底气。

    李奇锋静静的站着,周围的声音都是清晰的灌入他的耳中,但是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果然——

    老者缓缓的转过身,两行血泪的痕迹挂在眼角。

    “太上长老……你怎么了?”

    邓一明发出一声惊呼。

    老者摇摇头,轻声的道:“宗主……让其他的人离去吧!”

    邓一明点点头。

    很快聚集过来的人群散去了。

    李奇峰凝视了老者片刻,也是随着人群离去了。

    这一离去便是不再见,第二日,李奇锋再去看望老者的时候,藏书阁的看守已是换人了,是一位中年的男子,是宗主安排的。

    李奇锋很有礼貌的问了关于老者的事情,中年的男子只是淡漠的摇头,因为他真的一无所知。

    三日之后,白天雨找了李奇锋,将一本心法交到了李奇锋的手中。

    “好好修炼。”

    白天雨拍拍李奇锋的肩膀匆匆离去。

    看着手中的心法——梵天浮屠诀!

    翻开有些发黄的第一页,苍劲有力的字迹跃入李奇锋的视线,“小子,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说过,人老了,不要有遗憾,我用剩余不多的生命为代价,晋入宗师,就是为了解决一些事,我的一生,绝不留遗憾,人活着——终究要争一口气。这本心法,望你好好修炼,珍重。”

    字句的末尾署名——申屠风。

    李奇锋感觉到嗓子有些发堵,有些呆滞的床上,盯着房屋天花板。

    没想到真的成为了永别。

    自己的直觉是对的,李奇锋的思绪很乱。

    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太多的事情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一切都与老者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如果不是老者用自己雄厚的内力为自己打开窍穴,恐怕他现在还在武徒境停留着,如果老者不传授自己心剑,恐怕自己的战斗力不可能提升的那么快……

    李奇锋的脑海之中浮现出申屠风传授的最后三招,霸道而又强大。

    “前辈……”

    眼角有泪水滴落,打湿枕巾。

    这是李奇锋从记事起第二次落泪,第一次落泪时自己父亲重伤离世之时,第二次为了申屠风的离开。

    李奇锋睡着了,睡了很久。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李奇锋的怀中牢牢的抱着申屠风送的那一柄剑。

    “前辈——请你放心,你的传承,我来继承,你的威名,我定不会辜负。”

    对着散发出无尽光辉的明月,李奇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