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任务与战斗(二)


    进入院落之中,很是安静。

    “请问……有人吗?”

    李奇锋高声的道。

    “来了……来了。”

    有声音从院落两侧的屋子之中传来,很快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出来,自称是管家。

    对着管家行礼,李奇锋出声道:“我们是剑宗弟子,前几日朱员外在我们的悬赏厅发布了任务,我们是来完成任务的。”

    管家在知晓李奇锋与王平平的身份之后,苍老的脸上露出一声笑意,连连的点头,“我们老爷要去天玉城祭祖,早已收拾好等待多时了,小哥你可能也知晓了,我们老爷老年丧子,很是悲痛,今早去为自己的儿子扫墓了,应该快回来了,你们先进入屋子之中休息片刻。”

    李奇锋微微颔首,目光扫视了一下院落四周,无论是建筑,还是装修,都很是精致,尤其是屋檐下的雕饰,游龙戏凤,雄鹰展翅……无不彰显出朱员外财力的雄厚。

    正当思量之际,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管家的脸色一喜,“是员外回来了。”

    管家快速的走出去迎接,李奇锋与王平平则是在原地等待着。

    很快,管家领着朱员外走了过来。

    可能是因为衣食无忧,生活富足的缘故吧,朱员外的身体很是臃肿,庞大的身躯连走起路来也很是费劲,从大门走到院落之中,不到百步的距离,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李奇锋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从朱员外一脸的疲倦之中,他看到了额头的黑印。

    朱员外——中毒了!

    李奇锋很快的判定,并且可以确定,朱员外中毒的时间很长了。

    “两位剑宗的少侠,真的是感谢你们,护送我们前往天玉城。”朱员外对着李奇锋与王平平拱拱手,出声道。

    “员外客气了,既然我们接了任务,就一定会完成的,不用多谢。”李奇锋回答道。

    王平平也是笑着点点头。

    朱员外的眼神之中露出清楚的喜悦,对着管家点点头。

    很快,管家很有眼色的掏出两块美玉,上面雕刻着精美的二龙戏珠,“这是我们老爷的一点心意,希望二位可以笑纳。”

    “朱员外客气了……这我们不能接受。”

    李奇锋当下拒绝。

    “我们不能要,毕竟我们是有报酬的,真的不能要。”

    王平平朝后倒退着,有点焦急的道。

    “没事的,这是你们该得的……收下吧!”

    见到两人拒绝,朱员外开口道。

    李奇锋刚要出言谢绝。

    一道声音从大门处传来,“收下吧……这两块玉可是很值钱的,甚至比人命都值钱。”

    一位中年美妇人款款走入院落,一身紫色的华服,却是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根本不像是失去儿子的母亲,反而是带着一丝喜气。白皙的皮肤,保养的极好,如不看眼角之处有着淡淡的鱼尾纹,恐怕都无法看出她的年龄。

    “夫人……你来了!”

    朱员外的神色有些拘谨,身躯微微的一颤。

    中年妇人缓缓走到李奇锋与王平平的跟前,目光扫过,从管家的手中接过美玉便放到李奇锋的手中。

    “收下吧!”

    李奇锋神色不变,毫不客气的接过美玉,同时示意王平平也收下。

    “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喽!”

    妇人脸上露出笑意,转身离去。

    看着逐渐走入屋子之中的背影,李奇锋的心中很不愉快。

    他很不喜欢中年夫人看他的目光,因为其中包含着太多的东西,有可怜,有示威,还有威胁。并且在接过玉石的瞬间,李奇锋清楚的看到她的右手的虎口之处,有着厚厚的老茧,这绝不是一个富贵人家夫人绣花的手,而是习武之人的手。

    将玉石收好,李奇锋对着朱员外抱拳道:“多谢员外的美意了。”

    朱员外露出尴尬的笑意,“让你们见笑了,一个妇道人家,什么也不懂。”

    李奇锋微微的一笑,“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

    朱员外的神色不由的一僵,很快的又带上笑意,“那是肯定的。”

    没有做过多的纠缠,李奇锋继续道:“不知道员外是否准备妥当,我们何时出发。”

    朱员外用手帕抹去额头的汗水,神色兴奋的道:“我早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启程。”

    李奇锋回头看了一眼王平平想要征求意见。

    王平平轻声道:“一切听你的。”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这样在日落之前,我们应该可以赶到乌江镇,到那里再作休息。”

    李奇锋立即决定道。

    “好……好!”

    朱员外连声的点头,对着管家道:“赶紧将小少爷抱上,现在就出发。”

    管家匆匆而去。

    很快的五辆马车从后院鱼贯而出,其中一辆是空闲的,其他的则是装满了货物,后面则是二十几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