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朱家大院


    一团乌云飘过,挡住了皎洁的月光。天色变得黯淡了几分。

    李奇锋休息了片刻,开始忙碌起来,准备安置大路上的尸体,无论他们生前干过什么,行过什么恶事,现在已经是冰冷的尸体了,应该给予安置……

    朱员外的小儿子一直保持着沉默,神色淡然,对于自己双亲的死亡看不到半点的悲痛,他只是抓着朱员外的衣角,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平平走到他的身畔,亲昵的摸着他的头,“小弟弟,我们去车厢之中休息吧!”

    也许是母性的光环,男孩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朱天鹏!”

    “真是一个好孩子。”

    “……”

    王平平在安抚着朱员外的儿子,声音格外的温柔。

    沉思了一下,李奇锋将朱员外与毒三娘埋葬在一起,两人的孽缘,希望到地下能够化解。

    ……

    ……

    马车再次启程,这一次,只有三个人。

    朱天鹏在王平平的安抚下已经熟睡,因为李奇锋要养伤,王平平负责了驾车。

    王平平驾车的速度不快也不慢,正好给与李奇锋一个舒适的环境来养伤,源源不断的元气从窍穴之中进入体内经脉,游走于全身,滋养伤势。

    等到李奇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东方已经开始有着光芒出现。

    “你去休息一下吧,我来驾车,顺便找个地方来换马。”

    李奇锋出声道。

    王平平点点头,在身躯靠向坐垫的那一刻,疲倦席卷全身,不一会儿便传来微弱的鼾息。

    马车在继续行驶着。

    看着周围的环境,李奇锋心中在盘算着行程,对于这条路他很熟悉,当初前往剑宗的时候,他刻意的留意过。

    一个时辰以后,一家客栈出现——悦宾。

    这家客栈的规模很大,衣食住行都是可以提供,将马车上的王平平与朱天鹏唤醒,下车。

    李奇锋找到小二,花了一笔不菲的价钱,买了两匹好马,然后又购买了许多吃食,将马匹换好,再次上路。

    夜间的经历让李奇锋刻骨铭心。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目标——完成朱员外交给他最后的嘱托。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远远的看着气势磅礴的天玉城,李奇锋的顿时松了一口气,马鞭抽了几下早已疲倦不堪的骏马。

    骏马再次小跑起来。

    “天玉城——终于到了!”

    王平平从车厢之中伸出头,发出一句感慨。

    李奇锋笑了笑,点点头,“希望我们可以完美的完成朱员外的托付。”

    “放心吧……只要进了这天玉城,任何人要对我们动手,都要掂量自己的能力,天玉城的虎贲军可不是吃素的。”

    王平平自信满满的道。

    李奇锋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对于虎威军的实力他还是非常的清楚,曾经虎威军斩杀过一位圣殿先天境的高手。

    进入天玉城,一眼看去,尽是黑压压的人群,主街道两侧的建筑鳞次栉比,人流川流不息,喧闹之声不绝于耳。

    “我们先将朱天鹏送往朱家大院,完了我们再各自回家……如何?”

    李奇锋出声道。

    王平平点点头,尽管她现在归心似箭,但是对于李奇锋的建议她还是很赞成的。

    朱家大院在天玉城之中,盛名虽然不显,不过在李奇锋金钱的诱惑下,还是有人很乐意带着李奇锋前往朱家大院的。

    几乎穿过了半个天玉城,李奇锋才来到了朱家大院。

    看着那古朴,沧桑,而又不失大气的院落,李奇锋暗暗的点点头,这朱家大院在以前肯定很是不凡。

    大院之中,不断的有人在来来往往。

    李奇锋领着朱天鹏和王平平一起进入大院,一时之间,许多目光都聚集到了李奇锋的身上。

    对着许多陌生的目光点点头,李奇锋继续进入大院之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正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请问一下老先生,这朱家大院的主事人是谁?”

    李奇锋轻声的问道。

    老先生半眯着眼,目光从李奇锋的身上扫过,“有什么事情吗?”

    “有事……不过我需要见到真正的主事人。”

    李奇锋声音坚决的道。

    老先生的眼神睁大了几分,锐利的目光看向李奇锋,“我便是朱家大院第二十八代家主——朱平庸,不知道你是?”

    李奇锋微微的弯腰,对着老先生行礼,道:“我乃是剑宗弟子,受朱员外嘱托,将其遗子送到朱家大院。”

    “遗子?”

    老人的神色不由的一变,身躯陡然坐直。

    李奇锋点点头,出声道:“我们护送朱员外前往天玉城,谁料半路遇袭。朱员外身死,临行之前,将儿子朱天鹏托付给了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