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争与辩


    李奇锋将在剑宗之中发生的一切大概的讲了一遍,老者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浓浓的慈祥之爱,不停的点着头。

    “少爷……咱们去为老爷上柱香吧,你两年没有回来了,每年的清明我都去上香,现在你回来了,也该去看看他了。”

    老者轻声的道。

    李奇锋点点头,睹物思人,小院之中,有着他与父亲太多的记忆,小院依然是小院,不过已是物是人非。

    “明早我去为父亲上香……张爷爷,完了我便要离开,现在我的时间很紧张,等到我参加完剑宗的领剑大会,我定会回来,好好的赡养你的。”

    李奇锋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愧疚。

    老者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欣慰,拍拍李奇锋的肩膀,“少爷你多想了,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活他十几年……我还要为少爷哄小少爷呢。”

    老者打趣的道。

    李奇锋也是一笑,“那好——等到我有了儿女,定会让张爷爷你来照料的,只要您不怕辛苦。”

    “那可是我的荣幸。”

    老者神色兴奋的道。

    话语一顿,老者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少爷,这次你需要多少钱财?”

    沉思一下,李奇锋出声道:“越多越好。”

    老者的变得沉默起来。

    “怎么了……张爷爷,父亲的留下来的商铺不是运转良好吗?”

    李奇锋出声道。

    老者点点头,神色之中变得气愤,“少爷,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你们这一脉势微,根本没有说话的人,老爷留下的商铺虽然运转良好,但是这两年巨大部分的盈利还是充入了家族之中,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仆人,有些事情很为难。”

    李奇锋的心中生出一股怒火。

    那些商铺都是自己的父亲辛辛苦苦打拼得来的,却没想到为他人做了嫁衣。

    拳头不由的握紧,李奇锋心里很是憋屈。

    努力的将心中的怒火压下,李奇锋出声道:“现在商铺中有多少钱?”

    老者摇摇头,“现在的商铺是由家主一脉的弟子在经营着,盈利到底是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每月倒是有些分红……不足三百两白银。”

    李奇锋不由的一笑——怒极而笑。

    欺人太甚。

    老者话语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在我经营商铺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切早晚会被家族侵吞的,所以我做了假账,将商铺中的盈利暗中藏了下来,现在约有十万两之数。”

    李奇锋的神色再次恢复平静,“张爷爷……你放心,属于我们的东西,我早晚会拿回来的。”

    话语之中带着无比的坚定。

    老者看向李奇锋,他感觉到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李奇锋和以往不一样了,以前的李奇锋总会隐忍,这样的话语绝不会讲出,但是此刻的耳畔真真切切的话语,让老者不得不重新审视李奇锋。

    “少爷……希望那一天早些到来。”

    老者语气之中带着期待。

    啪啪!

    有人拍着掌声进入到小院之中。

    李奇锋抬眼看去,正是李天欢。

    李天欢脸上带着笑意,“真是一幅感人的画面啊!”

    李奇锋神色不动的看着李天欢。

    李天欢却是以挑衅的目光看着李奇锋,“族长听说你回来了,请你去共进晚餐。”

    “族长真是对我上心……恐怕是你说的吧!”

    李奇锋神色平静的道。

    李天欢点点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李奇锋的对面,“就是我说的,我在族长那里简单的提了一下,族长便想要见你了,看来族长对你还是非常的关注的。”

    李奇锋露出一丝笑意,“真的是有劳你挂念了。”

    “那是自然。”

    李天欢笑的很假,很虚伪。

    “你去告诉族长一声……待会儿我自会去拜见。”

    话音落下,李奇锋便转身进入屋子,不再去理会李天欢。

    老者对着李天欢挤出一丝笑意,急忙进入屋子之中。

    若是换做两年前,李奇锋绝对不敢对李天欢如此的无礼,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他了。

    时间在流失,他也在发生着变化。

    进入剑宗之中,任凭是谁也不敢轻易伤害他,虽然他只是剑宗的一个小角色,但是也是属于剑宗的一员,离开剑宗背负的剑宗的荣耀,意味着受到剑宗的庇护。

    李族虽然强大,但是与底蕴深厚难测的剑宗相比——差的还是很多。

    进入屋子之中,李奇锋神色很是平静,自己泡了一杯茶,缓缓的喝着。

    老者坐在李奇锋的身边,一直想要说话,终究没有张开嘴。

    杯中的茶水见底,李奇锋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张爷爷……我去看一看族长到底是何事。”

    老者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担忧,思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少爷,你现在还很弱,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