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奈无眠无语


    李奇锋的身躯不由的一震。

    “族长有话直说!”

    李奇锋微微的眯眼,看着族长,声音很是平静。

    族长细心的将笔墨收起,声音认真的道:“我想你一定比我清楚吧!”

    李奇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真的不清楚。”

    “哼!”

    族长发出一声冷哼,看向李奇锋,双目如刀,似乎可以洞穿人的心灵,一股强大的压力压迫向李奇锋。

    一丝凌厉的杀意牢牢的锁定李奇锋,难以形容的威压,如同山岳一般倾覆而来。

    而——李奇锋便是站立在山脚下。

    山岳随时可以将李奇锋压得粉身碎骨。

    李奇锋倔强的站立着,身躯在不停的颤抖着,汗水不停的流下,但是神色却很是平静。

    “朱家大院的灭门惨案你是不是凶手?”

    族长带着压迫的气势,审问着李奇锋。

    “与我无关。”

    李奇锋出声回答道。

    “与你无关……那为何有人见到你破门进入朱家大院?”

    族长的声音愈发的严厉,带着浓浓的寒意。

    “我说了,那与我无关,族长何必强势压人,既然不信,又为何再三的质问……有何意义?”

    李奇锋硬撑着道。

    下一刻,威势散去。

    李奇锋顿时如释重负,脊背之后的衣衫已是全部的湿透,紧贴着脊背。

    “无论你怎样狡辩也罢……你与朱家的惨案有着莫大的牵连,而李族之中,是不允许这样的人存在的。”

    族长声音很是平淡,似乎这就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李奇锋的神色惊变,心中如同翻江倒海,“族长……到底是何意思?”

    李奇锋的声音有些颤抖,整个人的身躯也是在颤抖着。

    “明天开始,你将不再是李族之人,李族绝对不允许杀人凶手的存在。”

    族长将画好的水墨画细心的收起,头也不抬的道。

    “好一个李族……好一个杀人凶手!”

    李奇锋的声音变得冰冷。

    “走吧……回你的剑宗去吧!”

    族长声音平淡的道。

    李奇锋的脸上露出一丝凄惨的笑意,“人走茶凉,莫过于此,没想到我的父亲才去世两年的时间,他的儿子便会被驱逐出李族……真是莫大的嘲讽。”

    族长抬起头,神色之中出现了一丝愠怒。

    “若不是你父亲的功劳……你能进入剑宗,你能从朱家灭门惨案之中脱身而出……可笑,竖子之心真是可畏。”

    李奇锋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族长冰冷的态度他已经知晓事情肯定是无法改变了。

    既然是无法改变,那么就要试着去接受。

    再大的后果,再难咽的苦果,终究要自己来承担。

    这一切——

    现在的李奇锋是无法改变的。

    “请问李族长还有事情吗……没有我就离开了!”

    李奇锋声音很是平静,带着几分生硬。

    族长抬起头,注视着李奇锋。

    李奇锋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已经想好了手段来对付李奇锋,却不料到李奇锋如此轻易的接受他的惩处。

    书房之中,陷入了沉默,死一般的沉寂。

    书房之外,几只家燕在发出悦耳的叫声,巢穴中有雏鸟在叽叽喳喳。

    片刻之后,沉默打破。

    “你不是李族中人……李族的财产你是没有权利继承的,不过你的父亲曾经为李族做过莫大的贡献,我决定以购买的方式将你名下的商铺归于李族之中,不知道你可否有意见?”

    李奇锋静静的注视着族长,生硬的声音发出,“没有!”

    “你可以走了……明天早晨你会得到属于你的一切。”

    族长无情的下了逐客令。

    李奇锋的心变得寒冷,虽然是炎炎夏日,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我可以讲一句话吗?”

    李奇锋咬着牙吐出一句话。

    族长的目光落到了李奇锋身上,点点头。

    “莫欺少年穷……今日,你将我无情驱逐,他日,你定会跪着来请我。”

    李奇锋平静的讲出话语,转身离开。

    啪!

    李族族长重重的一巴掌拍在结实的书桌之上,墨汁溅出,染黑了雪白的纸张。

    李族族长却一句话也未讲出。

    李奇锋很有礼貌的关上了书屋的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李族族长重重的落座,神色很是复杂。

    “怎么了……后悔了?”

    书屋的屏风之后,走出一道身影,一身黑衣,黑布蒙面,露出的双目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怎么可能。”

    李族族长轻声的道。

    “没有就好,不过是一个废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