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伐骨洗髓


    半个月后,周方来到半湖城,一座位于万朝城西北不远的小城。

    周方进城之后,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丢下一张银票后就闭门不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段时间里,他每天昼伏夜行,小心翼翼,从东南辗转到西北,足足走了数百里地,早就累得疲惫不堪,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幸运的是,一路上周方没有遇到追兵,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华章和刘一仁之死的消息,显然两人之死已经成了无头悬案。

    三天后,周方终于一扫倦意,再次变得生龙活虎,梳洗一番之后,他在黄昏时分悄然出城。

    距离仙门大选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以周方现在的修为,想要成为仙人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他迫切想要知道玉盒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半湖城之所以叫半湖城,是因为城外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方圆足足有上百里,不过湖泊并不是圆形,而是奇特的月牙形状。相传在许多年前,仙人曾经在这里斗法,在大地上硬生生打出一个巨型深坑,后来便成了今天的半湖。

    月光皎洁,湖水粼粼,四周一片安静。

    “里面到底是什么宝贝,能够让两个世家子弟以死相拼?”周方坐在湖边一块青石上,细细端详手中的玉盒,心中十分好奇。

    玉盒上刻画几片荷叶,小巧精致栩栩如生,在月色下隐隐可见有光晕流动,显得神秘无比。

    啪嗒。

    周方微微一用力,玉盒就应声而开,一枚指头大小的淡黄色丹药映入眼帘,在丹药的下方,还有一卷乳白色的布帛。

    丹丸散发一股奇异清香,周方轻轻嗅一口,顿时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畅,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就连骨头也轻了几分。

    “就这些?”

    周方又多吸了几口,这才打开乳白色布帛,只见上面写着“凝神定气,心无旁骛,伐骨洗髓,升仙有望”十六个字,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

    玉帛上的字,很显然是让人服下这枚丹药,不过周方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玉盒来历不明,里面的东西又十分古怪,原本以周方谨慎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服用丹药的,但是他亲眼看到刘一仁和华章二人,为了玉盒里的丹药斗得你死我活,最终双双死于非命,这又让周方意识到丹药肯定非同寻常,说不定还是什么灵丹妙药。

    如果服用的话,周方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如果不服用的话,他又担心错过一个机缘。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拼了!”

    在心中权衡了半天,周方的眼神渐渐变得坚毅起来,头一仰,毫不犹豫地吞下丹药。

    周方行事虽然谨慎,但骨子里却是个胆大包天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干出偷袭华章的事来。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周方心中十分清楚,如果不能在仙门大选上有所作为的话,他就只能一直过着这种东躲西藏的生活,与此活得生不如死,不如铤而走险一回。

    丹药一入口,立刻化为一股温和的暖流,顺着喉线流入胸腔,眨眼之间就遍布四肢百骸,温养着五脏六腑,周方只觉得好像泡在温泉里一样,全身上下暖洋洋的,舒服得几乎让人呻吟出来。

    不过,他始终牢记布帛上的警示,保持灵台一片清明,并没有陷入到这种舒适之中。

    片刻之后,暖流忽然变得灼热起来,像一团不断升温的熊熊烈火,在周方的胸腔里不断燃烧。顿时,周方就像身处火炉之中,脸色变得一片通红,全身上下变得无比滚烫,额头上冒出滚滚白雾,一股股炽热的高温,由内向外,不停向四肢百骸扩散。

    “不好!”

    周方暗道不妙,当即屏气凝息,紧守心神,任由灼热的疼痛如同潮水般一波波袭来。

    但是这种疼痛似乎无休无止,尽管周方抱元守一,心无旁骛,全力忍耐,但是痛楚还是渐渐动摇了他的心性,让他的精神慢慢涣散,意志也开始动摇起来。

    “运转心神,驱使灵力在全身经脉中运行,滋润温养脏腑、骨骼、经脉、血肉,才能达到伐骨洗髓的目的。”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如同划破黑夜的闪电,立刻让周方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当下,他来不及多想,立刻沉下心神,尝试着将热流引导入全身经脉。

    哗哗哗哗哗。

    意念稍微一引导,热流就涓涓流水一般,淌进全身的经脉之中,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走遍全身。热流每流过一个地方,这里的内脏、经脉、血肉和骨骼都壮大一分,只是热流里蕴含的能量太过庞大,根本不能完全消化,结果就是将内脏、经脉、血肉和骨骼完全撑破。

    砰砰砰砰砰。

    下一刻,热流就彻底失控,周方全身的经脉、血肉等承受不了这股压力,轰然炸裂,鲜血像泉水一样,从四肢百骸中狂涌而出,只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彻底成了一个血人。

    诡异的是,周方并没有死去,反而还十分清醒,接着他就“看”到,刚刚碎开的血肉、经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