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名老道


    天星城。

    北风凛冽,大雪纷飞,屋檐下结出的冰凌,足足有三尺长,很显然这个冬天异常寒冷。

    在城墙的一个角落,蜷缩着一个身穿单衣的少年,他面色苍白,目光呆滞,瘦弱的身体还在不住颤抖。

    这个少年,正是周方。

    饥寒交迫的周方,突然眼前一亮,只见他飞快揉了揉双眼,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喃喃道:“烧鸡?馒头?热汤?”

    冰天雪地,街上行人寥寥,酒楼也早早就打烊了,这个时候又哪里来的烧鸡、馒头和热汤?看来,少年饿得出现严重的幻觉。

    不,这不是幻觉。

    一只古色古香的食盒放在周方的面前,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烧鸡、馒头和热汤。

    色泽金黄的烧鸡刚刚出炉,还“滋滋滋”地向外冒油,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馒头又大又圆,看上去白嫩松软,还有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沸汤,里面加了生姜、胡椒等驱寒之物,喝下去肯定能赶走一身寒意。

    周方的喉结不住耸动,咽了一口唾沫后,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摸向食盒。

    啪嗒。

    他的手刚要碰到食盒,突然一声脆响,食盒的挡板被重重关上,烧鸡、馒头和热汤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方脸色不由一黯,眼中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讪讪地缩回手掌,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想吃?小子,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就可以随便吃这些东西。”

    周方抬头看着对方,认真地问道:“什么条件?”

    说话的人身穿黑袍,头戴斗笠,看不清面貌身形,不过声音听上去十分苍老,应该是个年龄不小的男性老者,只听他说道:“嘿嘿,我看你也饿了很久,不如先吃些东西,等你填饱了肚子,我们再说条件也不迟。”

    说罢,他把食盒往周方身前一推,抽开挡板,金黄的烧鸡、松软的馒头和热气腾腾的辣汤,又一次出现在周方眼前。

    周方心中大喜,来不及多想,一只手抓起一个馒头,另一只手撕下肥厚的鸡腿,飞快地就要往嘴里塞。

    不过下一刻,他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看到周方一动不动,黑袍老者不禁大感愕然,失声问道:“吃啊,为什么不吃?是不是这些东西不合胃口?要不我给你换烧鹅?牛肉?不如这样,你想吃什么,尽管和我说,我都给你弄来!”

    周方闻言,心头不由一震,缓缓放下馒头和鸡腿,反问道:“我想吃什么,你都能给我弄来?如果我要吃龙肝凤髓,难道你也能给我弄来?”

    “这有何难?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对!你……你小子是怎么发现的?”黑袍老者摇头晃脑,得意洋洋,正准备大肆吹嘘一番,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不妥,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周方冷笑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家伙,你想耍什么花招,尽管放马过来,小爷我接着就是,就不用玩这种虚情假意的把戏了!”

    说罢,他抬起就是一脚,直接将食盒踢翻在地。

    说来也是奇怪,烧鸡、馒头和热汤刚一落地,就化为一股股青色气流。与此同时,黑袍老者也化为袅袅青气,两道气流略一盘旋,交汇缠绕在一起,从中发出一道古怪的声音,“小子,这次算你走运,不过下次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桀桀桀……”

    青气冲天而起,转瞬间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连串“桀桀”的怪笑声。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等周方细想,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再次清醒时,却发现已经身处擂台之上,一群炼体士正用羡慕的目光看着他。

    在擂台的对面,有个高高的观礼台,上面坐着一名面相清奇的白眉老者,细眯双眼轻摇羽扇,一副仙风道骨的高人模样。观礼台的四周,站着数百名披坚执锐的精锐士兵,很显然白眉道人的身份十分尊贵。

    就在周方大惑不解之际,只见那名白眉道人蓦然睁开双眼,冷冷道:“你们谁赢了,谁就是我太清宗的弟子。”

    话音刚落,一名年轻人就缓缓走上擂台,他的相貌、身高甚至穿着,都和对面的周方一模一样,显得十分诡异。

    周方一怔,下意识地问道:“打败你?就能成为仙人?”

    “不错,只要你能打败我,就能够通过仙门大选,成为真正的仙人!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做白日梦了!仙门弟子的名额,早就被皇室、豪门、世家的子弟垄断,他们有最好的师傅,有最好的功法,还有最好的丹药,而你不过是一个卑贱的乞丐,拿什么和他们相比?还是乖乖认输吧,不要自取其辱!”对面的“周方”不屑地说道。

    周方脸色一沉,怒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所谓的皇室豪门,上百年前也不过是普通人家。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看看,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说话之间,他的身形陡然化为一道灰影,飞快扑向对方,使出一招“猛虎下山”,十指化为银钩,狠狠抓向对方的胸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