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滚给我看看


    一个半月后,万朝城。

    万朝城是晋国的都城,城墙高十五丈,绵延数十里长,城内能够容纳人口五百万,据说当年晋国朝廷动用三十万人,花费足足五年的时间,才修筑起这一座雄伟的城池。

    远远望去,万朝城就像一头盘踞在地面的远古巨兽,散发着磅礴浩大的气势。在这种庞然大物面前,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让他们油然生出敬畏之心。

    这就是晋国皇朝的威严。

    “好一座雄关,百万兵马恐怕都难以攻破。”站在高高的城墙下,周方深吸一口气,紧攥双拳,眼神中露出一道坚毅的神色。

    不过,这道神色一闪即逝,周方就化身为一个十分普通的书生,混在长长的入城队伍里,不紧不慢地跟随人流进了城。

    他并没有在精美华丽的大客栈落脚,而是选了一间偏僻安静的小客栈。

    在来万朝城的路上,他遇到不少同样奔赴而来的炼体士,他们大多数都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身边围绕数十名随从家将,一行人显得威风凛凛,十分张扬。

    不过,周方却很清楚,这种举动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围绕仙门大选的角力已经悄然展开,高调行事只会给自己带来灾祸,刘一仁和华章二人就是前车之鉴。

    他之所以打扮成书生,也是因为今年朝廷会开恩科,全国数千名学子从四面八方涌向万朝城,城中随处可见书生打扮的人,没有人会刻意在乎周方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更不会想到他竟然是个炼体七层的高手。

    安顿好后,周方就出了客栈,在城内信步游走。

    作为晋朝的都城,万朝城的繁荣程度更胜长安城十倍,酒楼客栈鳞次栉比,店铺商品琳琅满目,到处都能听到伙计吆喝的声音,就连勾栏里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也在光天化日下卖力地招揽客人。

    走了半天后,周方突然眼前一亮,走进了一家店铺。

    这是一家面积不大的丹铺,货柜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瓷瓶,只有一名伙计在柜台前打瞌睡,当他听到声响时,立刻站起身来,目光在周方身上一扫,就热情地招呼道:“客官可是来买清心丸?”

    “清心丸?”周方一愣。

    伙计笑道:“看客官这副打扮,应该是进京赶考的学子吧?这么说你可算是来对地方了!本店秘制的清心丸,能够益气养血,镇静安神,效果比檀香还要好。只要服用一颗本店的清心丸,保证客官你能够在恩科上高中状元。”

    这个伙计的口才很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可惜周方对“清心丸”没有任何兴趣,只见他摆了摆手,道:“伙计,我不买清心丸,倒是想请你鉴定鉴定几瓶丹药。”

    说罢,他拿出三个丹瓶,递送到伙计面前。

    从华章身上得到三瓶丹药后,周方从来没有服用过,一来是因为他体内罡气充沛,没有服用的必要,二来是这种丹药来历不明,他也不敢轻易服用。今天正好看见一家丹铺,周方索性进来看看,顺便让懂行的人鉴定一番。

    伙计打开瓷瓶,只是嗅了一口,脸色就立刻一变,神色警惕地四下看了看,随后悄然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低声道:“客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随我到后院。”

    周方心中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跟着伙计进了后院。

    后院花园的石桌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拨弄着一大堆药材,只见他一脸愁苦,不住地唉声叹气。

    伙计走到老者身前,附耳说了几句,老者顿时眼前一亮,挥退了伙计后,走到周方身前,道:“老朽就是这家丹铺的掌柜,这位公子可是要鉴定丹药?”

    “不错,就是这几瓶丹药!”周方点了点头。

    老掌柜的白须抖动了两下,小心翼翼地取出一颗丹药,仔细看了半晌,又深深嗅了几口,才喃喃道:“原来里面加了某种精血,怪不得老朽炼制不出来。”

    看到老掌柜的怪异举动,周方心中虽觉得奇怪,却没有说什么。

    老掌柜放回丹药,沉吟了片刻,似乎在衡量什么,半晌后突然问道:“这两瓶丹药都是上好的聚气丹,只是对普通人没有任何用处。这位公子,老朽愿意出上好的价钱收购这两瓶丹药,不知道公子你能否割爱?”

    “抱歉,这两瓶丹药在下不打算卖!”周方想都不想就果断拒绝,他听完老掌柜的话后,就明白聚气丹是炼体士服用的丹药。

    老掌柜不死心地继续问道:“这位公子,老朽可以出很高的……”

    砰!

    就在这时,前院突然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门板被撞开一个大洞,刚才那名伙计的身躯从中倒飞出来,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重重摔落在地上。

    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凶神恶煞般地喝道:“老不死的家伙,七天的时间已经到了,尚书大人要的聚气丹呢?哼,如果你拿不出来,我今天就拆了你这个小小的丹铺!”

    在他的身后,是十几名膀大腰粗的壮汉,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后院众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