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结下仇怨


    看到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看上去身手敏捷、武功高强的赵管家,竟然和他的那些手下一样,也被周方直接一脚踹飞了。

    没有错,就是一脚踹飞。

    此时,所有人心中都萦绕着一个相同的疑问,这个书生模样的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只不过他们只敢在心里想想,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

    一时间,整个后院鸦雀无声,陷入到死一样的寂静之中。

    不过很快,一道痛苦的呻吟声打破了这种寂静,只见赵管家挣扎着爬了起来,捂着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周方,目光中充满怨毒的神色,恶狠狠地说道:“你竟……敢……”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很显然伤得不轻。

    周方也不理他,阴冷的目光四下一扫,喝道:“还不给我滚?”

    “是是是!”还能站着的七八名大汉,听到这话后如蒙大赦,慌忙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就准备去搀扶地上的同伴。

    周方脸色一沉,道:“怎么?听不懂我的话?我让你们滚出去,不是让你们走出去!”

    所有人再一次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让我滚?你知道我是谁吗?小子,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要欺人太甚!有种你今天就杀了我,否则只要我赵明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将今天的事加倍奉还。不,十倍奉还!百倍奉还!”刚被搀扶起来的赵管家更是气得暴跳如雷,愤怒地咆哮道。

    “是吗?”周方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道,“我说让你们滚,你们就只能滚!如果你不愿意滚的话,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说罢,他身形一个闪动,就出现在赵管家的身前,抬腿又是一脚。

    赵管家大惊失色,却根本来不及做任何躲闪的动作,就再一次被重重踹在胸口,下一刻,他肥胖的身躯就变成了一只滚地葫芦,在地上骨碌碌地翻滚了十几圈,一直滚到前门的边缘才停了下来。

    这次足足过了半炷香的时间,赵管家才从天旋地转中回过神来,晃了晃头晕眼花的脑袋,刚一开口,几颗带血的牙齿就掉了下来。

    “你……算你狠!”

    灰头土脸的赵管家,还想再说两句狠话,可一看到周方冷冰冰的眼神,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看到赵管家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其他十几名大汉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迈动脚步,不等周方多说什么就纷纷趴倒在地上,一个个像陀螺一圈接着一圈地滚出了丹铺。

    赶走这些不速之客后,周方还是余怒未消,又忍不住骂道:“狗仗人势!”

    在天星城的时候,他就经常被这种人欺负,所以周方一看到赵管家等人,当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赵管家想要抢夺聚气丹时,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果断出手。

    如今的周方,已经不再是街头的小乞丐,而是一名炼体七层的高手,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赵管家等人打得落花流水。事实上,即便他想将赵管家等人全部杀死,也不过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赵管家和那十几名大汉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就在这时,老掌柜突然一叹气,忧心忡忡地说道:“这位公子,你闯下大祸了!”

    周方不由一愣,不解地问道:“掌柜,你看得清清楚楚,是那个姓赵的狗东西想抢在下的丹药,在下只不过是对他们略施小惩,怎么说是闯下大祸?”

    老掌柜一脸愁容,摇了摇头,道:“公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刚才那个赵管家来头很大,据说是吏部尚书府的人。七天前他来到老朽的丹铺,逼着老朽替他练聚气丹,说这是尚书大人的意思,否则就要拆了老朽这间铺子。”

    “老朽只是一介平民,哪里敢违背尚书大人的命令?只是老朽根本炼制不出什么聚气丹,只能厚着脸皮向其他同行重金求购,说来也是奇怪,老朽发现城中各家丹铺珍藏的聚气丹,早在半年前就被人买个精光,老朽就算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一颗聚气丹。”

    “唉,老朽原本还想向公子求购两枚聚气丹,没想到赵管家偏偏在这个时候找上门。话说回来,老朽的铺子被拆了事小,公子你的性命安危才是事大,要知道这位赵管家虽然在万朝城内出现没多久,但飞扬跋扈、骄横放纵的恶名早就四下传开。今天公子你折了他的面子,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公子你还是尽早离开万朝城,走得越远越好。”

    周方心中十分清楚,正是因为临近仙门大选,所以聚气丹才变得有价无市,不过他自然不会点破,又问道:“掌柜,这个聚气丹到底是什么东西?既然你炼制不出来,它又来自何处?”

    老掌柜诧异地看了周方一眼,有些摸不清对方的底细,沉吟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聚气丹,是武术高手凝聚内气的丹药,对普通人毫无用处。说起来也是奇怪,没有人说得清晋国的聚气丹来自何处,依老朽猜测,这些聚气丹应该是来自其他地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