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异世之魂


    第6章 异世之魂

    夜幕已经漆黑,房间里传来了饭菜的香味,墨楚闻着那味道,腹中不争气的唱起了空城计,可她不泡个十天八天坚决不离开的决心神魔无阻。

    边泡,墨楚还偷偷的喝了一口,她之所以是废柴,就是因为武脉先天不通,无法令玄气流动,但她喝到嘴里又吐了。

    味道好恶心,有种臭味。

    按理来说,天灵液喝下去的味道跟雪水一样,为什么她泡着泡着就臭了?水的颜色分明没变。

    一进来就看到墨楚那傻样,龙千邪不禁无奈一笑,将一碗热乎乎的米粥递给她道:“告诉你不要喝了,怎么就不听话?”

    听到声音,墨楚抬头望去:“这些都是从我体内排出来的?那这样我可不可以打通武脉?那么多天灵液……”

    将碗塞进她手里,龙千邪随便在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下,双手环臂,浅笑吟吟的道:“你先回答本君,你自何而来?”

    自何而来?

    墨楚怔住,却听他复道:“异世之魂,命格成双,涅槃重生,天下纵横。”话说完,他又是一笑:“给我解释下,这所谓的异世之魂。”

    他的师父是一名修行之人,当年给他命格石便说了这句话,只有命格成双的少女,才能将他天性而生的兽毒驱逐出体。

    异世之魂,到底是什么意思?

    魂附人身吗?

    此刻龙千邪对墨楚充满了好奇心,一双深不可测的美眸紧紧的望入她眼底,让墨楚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这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深不可测,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异世之魂的?

    龙千邪的耐性似乎很好,见她不答也不着急,继续说道:“想修炼,想逆天,想成为强者踩碎你的敌人,那就回答本君,一个字,都不许假!”

    墨楚清楚,这个男人目的不纯,但也知道,没有修为就没生存的资本,沉默许久,她开口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不懂?”

    言下之意,再追问就是他智商太低,他会承认自己智商不够吗?

    狭长的眸子微微一挑,龙千邪起身向外走去:“喝了这碗粥继续泡着吧,泡足七日后再说。”

    他的声音变得有点凉了,很快就消失在她视线之中。

    这七日里,墨楚身上的伤已经愈合到毫无痕迹,连皮肤都变得宛如新生儿般,原本透明的水质也变得浑浊不堪。

    不过,就在这几日里,陵阳城传开了一条头等新闻。

    墨楚才更衣走出浴房,房门就被人撞开,冲进来的是一名与她一般大的少女,在看到她后,热泪盈眶:“小姐,小姐你真的还活着!”

    “阿沫?你怎么来了?”这是自小跟她一起长大的侍女,白玄境一阶武者,去墨月森林前,因为她的阻拦墨楚与其大吵一架,将人迷晕才出来的。

    在墨家,除了老头只有这个姑娘,死心塌地的与她相依为命。

    “是有位公子,他告诉奴婢小姐在这里,奴婢这些日子到处找您,还以为真如……”阿沫哽咽了下,没再说下去。

    她脸色苍白无血,明显憔悴了不少,墨楚将人拉到桌前坐下,给她倒了杯水:“有话直说,我挺得住。”

    阿沫点头:“历练结束,小姐数日未归,被定…已死!消息已传的陵阳城人尽皆知,小姐与秦王的婚期定又在八月初八,距今不足两月,所以……秦王的花轿不能空,今日已亲自去了府宅,解除与小姐的婚约,改为大小姐代嫁!”

    “有圣旨?”墨楚问。

    “没有,只听说皇上给了口谕,若小姐真已去世,便可择人代嫁。毕竟当初族长救了皇上一命,现在族长又闭关中,他不会随便下这样的圣旨,口谕就不一样了,若有变故随时推翻,没人敢指证他。”

    皇上虽大,却是墨融天护着长大的,包括他的皇位,都是墨融天为他血染刀尖拼来的,于亲于政,他都对墨融天礼让三分,甚至有点怕他。

    正因此,墨融天一句“我孙女看上了五皇子”皇帝便赐婚下旨,硬将一个废物塞给了萧清夜。

    “小姐,你没事吧?”阿沫以为墨楚会撕心裂肺嚎啕大哭,可她看到的,只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淡漠的就像在听别人的事,毫无情绪可言。

    小姐似乎,不一样了?

    在阿沫还匪夷所思的时候,墨楚已经起身朝外走去:“回墨家。”

    在她走出酒楼门口的同时,二楼雅间走出一抹墨黑色的身影,他望着消失掉的少女,唇边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在他一旁,还有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看着龙千邪那不一样的眼神,忍不住打趣:“你费劲千辛万苦,攒了十年的天灵液,就那么用出去,不怕是喂了白眼狼?”

    “你看她像白眼狼?”龙千邪侧眸瞥他一眼,幽深绝美的眼眸浅笑如妖:“收了青冥戒,用了天灵液,连个笑脸都没给过,她何止白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