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永禁暗牢


    第10章 永禁暗牢

    墨楚面无表情,抿唇不言。

    这时,已经有人去取笔墨纸砚,那人动作麻利,很快就取了回来。

    萧清夜执笔挥毫,快速的写好了一封休书,按下了手印,一把甩在墨楚脸上:“看清楚,本王赐你的休书!”

    墨楚抓在了手中,大概扫了一眼便折好收入袖兜,随后看向萧清夜,比他口气还要冰冷无情:“烦请殿下昭告一声,最好天下皆知,就说我被你休了。”

    萧清夜:“……”

    一个女子未过门去先被休,这事一传出去,这辈子她都甭想再嫁人,可现在,他本无意,她竟在提醒吗?

    所有人都匪夷所思的看着墨楚,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这会儿已经闹的人仰马翻,要知道,这废物小姐人废了点,可脾气却最骄纵霸道的。

    阿沫都一阵阵嘴抽,小姐莫不是在莫非森林被撞坏了脑子?

    她担心的看着墨楚,墨楚却看向了墨擎,问他:“家主,墨家家规,残害手足是什么罪?”

    墨擎一直脸色难堪的在那沉默,这会儿被问到,他眼底立刻射出了一抹危险的光,可那抹危险被墨楚无视不说,反而是她异常寒冽犀利的眼神,让他有点发寒。

    这废物,今日很不一样。

    望着墨楚凝思,墨擎一时忘了回答,五长老心里乐着,直接代为答之:“这规矩是祖宗定下的,就在家规第一条,残害手足者,废其修为,永禁暗牢。”

    听到这话,墨婉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吓的脸色煞白,完全没了反应。

    墨婉茹虽蠢,但蠢人也有蠢的用处,柳青岚顿了顿,微笑的望向墨楚:“楚儿,你四妹年幼不懂事,你就……”

    “二婶,楚儿还未谢过您呢。”墨楚打断柳青岚的话,面无表情的道:“虽然您厚葬的尸首不知是在哪捡来的,您此番心意,楚儿铭记于心。”

    “……”柳青岚脸色霎时青红。

    追究起来,她也是造谣生事,置之墨家子女不顾的罪名,家规上制家主下制子弟,她一个夫人,怎跑的了?

    冷怒的看了墨婉茹眼,柳青岚立刻下令:“来人,将这心肠恶毒的逆女带去暗牢,永禁。”

    墨楚蹙眉,当她蠢么?

    柳青岚这会儿是绝对不敢惹毛墨楚的,谁叫她好女儿临时给了她那么一个套去配合,被揪住不放,谁都没有好处。

    掌心凝聚出一层淡淡的蓝色玄气,柳青岚朝着墨婉茹的背一掌轰了下去,让人反应不及之时已经昏死过去。

    丹田被废,回天无术。

    很好,墨楚满意的收回目光,望着墨擎告退:“若没事,楚儿就退下了。”话说完,她根本不等任何人的回答,转过身,朝着大厅门口,绝尘而去。

    该死。

    萧清夜望着那抹渐行渐远的背影,紧紧捏起拳头,咬牙切齿。根本不能相信,墨楚就那么走了?

    不,不该如此。

    她该哭闹,该抓住他的裤脚,求他不要抛弃她,哪怕做个妾侍都不要离开他。可现在,他竟有种错觉,被休的那个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