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墨楚发飙


    第19章 墨楚发飙

    “啊……”萧玉儿话说就扬起手来,还没落在墨楚脸上便被她一把攥住手腕,当即发出一声痛叫。

    “公主是吧,你给我听好,不管是我不要他,还是他不要我,我若是弃妇,现在你尊贵的皇兄也一样是个二手货。你最好搞清状况,我墨楚,不是柿子,我也有脾气!”

    “啊,她,她说什么?”

    “天呢,她这是在羞辱……吧!”

    “二二、她真的很敢说殿下是……”

    周遭哗的一声惊呼成片,大家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墨楚,简直觉得耳朵出现了幻觉,当众羞辱王爷,她活腻了?

    萧玉儿瞪着墨楚已经说不出话来,这是大不敬,最严重的是,她竟发现自己此刻看着那废物的眼神,胆怯了。

    那双眼睛,冰冷、犀利、深不见底,仿佛一个藏着无尽刀光的深渊,可怕,好可怕,一个废物而已,为何会那么可怕?

    就在这时,萧清夜霍然起身,指着墨楚咬牙切齿的一声厉喝:“口出不逊,蔑视皇威,你当本王真不敢对你动手吗?”

    不敢?

    墨楚心中腹诽,动的还少吗?

    她一把甩开萧玉儿,走出席位望着萧清夜,大声质问:“我墨楚自小与你定下婚约,不久便是婚期,如今你我婚约废除,你再婚,难道还是新鲜的?既不新鲜了,不是二手货,你说,你是什么?”

    冰冷犀利的一句话,顿时堵的萧清夜一脸铁青,他额头青筋突突地乱跳着,几欲冲过去把她活活掐死。

    分明是要给这废物难堪的,怎么倒头来,难堪的还是他?

    “墨楚,你给我住口。”墨婉儿见自己也成了小丑,脸色变得比萧清夜差不了几分,当即起身大喝:“你在家打了飞弟就罢了,在外,由不得你这般胡来。”

    “打人?她不是废物吗?居然能把墨程飞给打了?”

    “怪不得今天没见到他人,敢情是负伤了啊?”

    “你这贱人还真够狠毒的,欺负兄长姐妹,还侮辱我皇兄,本公主现在就命令你,立刻跪在这里忏悔认错!否则,本公主打的皮肉开花!”萧玉儿无意中发觉龙君主看了她眼,赶紧就着机会表现自己,顺手抽出腰上缠的蛇鞭,在地上“啪”的甩了一响,立刻激起了一层细微的火花。

    墨楚算是明白了,墨婉儿今天不单单是要她来遭人指骂的,而是压根就没想让她好好回去。

    既然如此,她又何须隐忍。

    寒冽的目光射向萧玉儿,墨楚语气冰冷:“我在墨家是对是错,那是墨家的事,我用得着在这忏悔?你说我忤逆不逊,我句句实言,哪不对了?你要我跳舞一支,我现在告诉你,我不会。你若想动手,试试看!”

    “你……你……”墨楚咄咄逼人的样子,竟让萧玉儿一时结舌,却听她冷哼一声,旋即看了萧清夜。

    “龙君主是客人,但我墨楚也不是主家,要我表演,我是舞姬呀还是舞姬?就算是舞姬,哪个会给你无偿演出?谁欠你的?”

    “哈,说了半天,你就是想要点赏钱?”萧玉儿恍然大悟:“我皇兄堂堂王爷,缺那点钱?”

    “楚儿,既然大家都有雅兴,龙君主又是贵客,你不如就跳一支吧,正好姐姐今天手上戴的镯子是殿下才买来送的万宝堂珍品,花了整整万两白银,跳了就是你的。”墨婉儿火上浇油。

    万宝堂里的饰品从没有过重样,价格也出了名的黑。

    霎时,满场少女全都红了眼,真恨不得冲出去主动献舞一支,然后,这镯子就是她们的了。

    谁知,一道清冷的声音就那么悠悠的响起:“万两?你当我是来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