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时日无多的公子


    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二月,大秦的都城咸阳城中春意初至,乍暖还寒。是夜,咸阳的街道上悄无声息,只有时不时由远及近的整齐步伐声,这是手持长戟的秦兵在城中巡视的声音,一旦发现身份形迹可疑者,当场就会被拿下。

    此刻一座距离始皇帝皇宫咸阳宫不远的府邸中,府门紧闭,但在主人房门前的台阶上,却坐着一个身着华服但衣衫不整的青年,身材匀称,面容白皙,五官方正,剑眉长目,颔下无须,二十岁出头的年纪。

    但细看之下,却见他眼中尽是迷茫,绝非这个年岁该有的神色。

    “公子,天色已经暗了,再不回屋中歇息,怕是会染了风寒……”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名婢女打扮的女子唯唯诺诺的到了那青年身旁,低声劝说道。

    “你说得不错,这才过来不到一天的时间,万一就染病而亡,余下的三年也不用活了,不划算啊!”

    显然,那个婢女并没有听懂她家公子口中所说的意思,但他关注的不过是公子会不会听她的劝告回到屋中歇息,不然等到夫人回来后怪罪下来,她多半性命不保,所以今日公子的反常举动,她也并没有过分在意。

    婢女不知道的是,她服侍了数年之久的公子,如今的灵魂已经换上了另一个人……

    这位公子的身份,乃是当今始皇帝嬴政众多儿子中的一个,排名第十一位,名曰公子高,这一年刚刚二十二岁,行过了冠礼,成婚不久。

    但是此时公子高的身体中,却已经换上了一个两千多年后的灵魂,他是一名狂热的考古爱好者,华夏高等学府的京大的历史学博士,常年在外研究各个帝皇的古墓以探寻那些被淹没的真相,但是在西安始皇帝墓中却一失足成千古恨,跌落墓穴深处,醒来后就成了公子高。

    前世的他父母均已亡故,倒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穿越这种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也并非不能接受,但是公子高这个人,却实在是让他高兴不起来。

    作为历史上少有的几个留下姓名的大秦皇子之一,公子高唯一的事迹就是在胡亥夺权后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室而甘愿为始皇帝殉葬,这充分的说明了他的软弱和无奈。

    而经过这一天对原来公子高记忆的探寻,他发现,前世通过历史留下的蛛丝马迹就判断出公子高在大秦宫廷中并不受重视无疑是正确的。

    身为始皇帝的第十一子,他既没有长子扶苏那样的德才,让众多大秦官吏百姓支持,又没有像秦始皇三十一岁才得的幼子胡亥那样凭借天真性情受宠。就连另一位历史上有名有姓的公子将闾都有一母所生的兄弟三人,而他,只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妹妹,年方不到十八,尚在宫中,根本就是聊胜于无。

    要是在寻常盛世之中,他倒是乐得如此,毕竟帝王之子的待遇可是前世苦哈哈的寻找古墓风餐露宿不能相比的,但是重点是,按照大秦的历史,公子高大概只剩不到三年的寿命,等到胡亥和赵高夺了权,你不殉葬倒是也可以,那就自杀或是被分尸吧,总之赵高是不会允许其他始皇帝的子女存活的。

    提心吊胆的享受三年然后死,自然不是现在这个公子高的心声,经历了门外的苦寒,回到屋中他已经有所领悟。

    自己有什么?有两千多年后的智慧,有对两千多年历史的深刻钻研,最重要的,有对接下来大秦历史的预判,虽然后世的史书不过是历史碎片的累积,但是能够改朝换代的大事他还是一件不落都知道的。

    这样的话,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搏一搏?活下去!精彩的活下去,轰轰烈烈的活下去!为前世只给后人留下一个悲剧形象的公子高拨乱反正一回,或者说,扶这个看似繁花似锦实则遍地惊雷的大秦一把!

    这样的想法一旦出现,就再也不能从他的脑海中抹去,一个个研究了十数年却依旧是模模糊糊的名字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扶苏,胡亥,李斯,赵高,蒙氏一族,王氏一族,刘季,项羽叔侄,陈胜,张良,韩信,萧何……

    六国的历史已经在大秦的铁蹄下烟消云散,但是六国的子民却并没有在这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内产生自己是大秦子民的归属感,这个帝国,高耸入云,但这个帝国同样摇摇欲坠。

    如今他公子高,命运已经和大秦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大秦在,他不一定在,但是大秦亡了的话,他却一定会亡。

    整了整思路,他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要达到自己心中的目的,不得不说要做的实在是太多了,扶苏有不少官吏的支持,胡亥此时已经对于教自己秦律和书法的老师赵高十分信任,其他的皇子也大部分都有自己母系的支持。

    但自己,却因为母亲在生妹妹的时候难产而亡,使得自己在秦宫中并没有什么依靠,交际圈子狭窄的几乎只剩下一条缝隙。

    那条缝隙,就是自己刚刚被父亲始皇帝指定完成的婚礼,迎娶之人,乃是如今咸阳城中有数的美女,地位也非常显赫,正是任始皇帝朝中御史大夫的冯劫之女,冯清。

    毫无疑问,这一次婚娶是冯家为了巩固自己在大秦朝堂上的地位,冯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