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舌战阎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已经有所准备的赢高得了召令一丝停顿也没有,直接就跟着那传令的官吏出了府门,此时的冯清还不知赢高发生了何事,见他破天荒的被始皇帝召入宫中,还以为是有什么好事。

    咸阳宫,是之前的赢高成长的地方,但是现在的这个赢高,却还是头一遭来。此时天下已经归一,始皇在这数年见吸取了原本六国建筑的精髓,在这偌大的咸阳宫中体现出来,各个离宫别馆以甬道连接,宛若迷宫一样,要不是跟着传令的官吏,仅仅凭借头脑中原来赢高的记忆怕是寻不得始皇帝的所在。

    走了不短的时间,官吏将赢高带到了一座偏殿之前,伸手示意赢高进去,赢高知道,等在里面的就是之前这具身体的父亲,号称千古一帝,第一次对华夏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统一的秦始皇嬴政。

    虽然如今已经是年近五旬,大秦也是遍地雷区,但是他的功绩,真的是不能被磨灭了,和这样的人物第一次相见,赢高的心情无疑是激动,一颗心怦怦乱跳,让走在台阶上的他不得不深深吸气,以免紧张的情绪让原本就是龙潭虎穴的召见变得更加危机。

    召见的地方设在偏殿,让赢高留了个心眼,这已经可以说明始皇帝起码今天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一个太过公开的层面上,所以赢高判定,始皇帝想要的,无非是了解这件事,更加重要的,可能是看一看赢高的态度。

    随着一名侍从的通禀声,赢高走过了最后的几个台阶,他第一时间抬头,看到殿里已经伫立着数个身影,一时间看不清相貌,再往前看,一个并不十分高大但却有些宽厚的身影坐在殿中的主位上,可不正是始皇帝嬴政。

    到了殿内,赢高当即对始皇行了大礼,作为前世对历史研究得滚瓜乱熟的人,他当然不会在这样的事上犯错误。

    当始皇帝一伸手示意他起身之后,他才有机会好好看一看这千古一帝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这一看之下,让他想起了前世几个模糊的词语,正是秦始皇本纪中尉缭用来形容秦始皇的:蜂准,长目,挚鸟膺。

    前世的赢高还不太知道这三个词的含义,史学家们也是为此吵破了头,甚至冒出了始皇帝是个鸡胸或是得过小儿麻痹症这样的笑话。如今看来,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可笑,赢高在心里简单的对始皇帝的相貌品评了一番,那就是鼻直口阔,昂首挺胸,浓眉大眼,端的是仪表堂堂的美男子……

    “你可知,今日召你到此处所谓何事?”

    还沉浸在秦始皇相貌中的赢高听到这句话,一激灵回到了现实,不错,自己来到这里,怕是被列入了重点怀疑对象,正在进行排查。

    趁着假装思考的当口,赢高微微侧目环视了一周,殿内除了他,还有五人,根据之前赢高的记忆,分别是丞相李斯,冯去疾,上卿蒙毅,咸阳令阎乐,以及之前经历了刺杀事件的扶苏的侍卫首领。至于赢高心心念念的赵高,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出现。

    “禀父亲,乃是兄长扶苏于咸阳城外数里处遇刺之事。”

    在这里隐瞒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一点赢高自然知道,他要先看看始皇帝的意思,再看看他的处境,才能决定采取的措施,毕竟如果有人要算计他,是不会不跳出来的。

    “此事发生的情形,你讲来听听。”秦始皇没有一句废话,也并无表情,让人一时间看不出他的心思。

    “得知兄长前往上郡之事后,我前往相送,谁知……”

    赢高依旧没有一丝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知了始皇帝,始皇帝听罢微微点头,显然和他之前了解的并没什么不同,更何况之前的赢高最让他满意的就是诚实孝顺,他并不觉得赢高会在此事上说谎。

    “公子怕是有一重要的情节没有言明吧?”就在赢高话音刚落不久,一个满是阴霾的声音响了起来。

    呵!该来的终于来了!

    赢高在叙述这件事的时候,故意没有说刺客临死时的话,果然当时就有人坐不住了。

    说出此言的,正是咸阳令阎乐,他的另一个身份乃是赵高的女婿,准确的说,是养女壻,赵高因缺少重要部件而生产不出女儿,故此只能弄一个养女聊以,所以这个养女婿也就应运而生。

    “何事?还请咸阳令赐教。”赢高依旧是那副神情,淡淡的回应道。

    “那刺客临死前,不堪痛苦之下口中说出了他是受一名为高之人所遣,你如何解释?”

    阎乐显然是没有把身为皇子的赢高放在眼里,句句话向赢高的七寸打击,赢高心里长叹了一声,倒不是说他对此没了计较,而是管中窥豹之下,足可见赵高此时势力之深,已经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拔除,他不亲自现身,就说明他有信心让秦始皇怀疑不到他的身上。

    赢高并没立即回答,而是看了始皇帝一看,他依旧是那副神情,默默的看着赢高,好像也在等待着他如何应对。

    但是赢高接下来的话,却让秦始皇也变了脸色。

    只见赢高缓缓转过身来,走到阎乐身前,之后忽然高声道:“不知你身为咸阳令,日日在咸阳城中巡视,却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