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自证清白

    “此事让扶苏重伤,自然不可就此揭过,三日之内,你若能查出蛛丝马迹自证清白,不但无过,反而有功,若不能自证清白,那刺客所言的高字加之你在扶苏身旁,怕是难以就此洗脱干系……你可有此心?”

    自证清白?赢高一听这话,刚刚有些平静了的心又是一颤,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将矛盾点转移到了阎乐的身上,但谁知秦始皇却并没有理会,依旧抓住这个刺客的话不放。

    莫非这始皇帝有点吃仙丹吃的迷糊了?自己儿子的话还不如一个漏洞百出的奸臣?

    不对!自证清白,那岂不是等于把这件事的查探之权交给了自己?

    终于,赢高在短时间内看出了这件事的关节,他不得不承认,秦始皇能成为统一华夏的那个人,还是有很大的道理的……

    “愿为父亲查出此贼的出处!为兄长报了此仇!”

    看出了始皇帝的心思,赢高心里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直接矮身下拜,高声答应了始皇帝此事,语气中满是自信,哪里有一点之前的唯唯诺诺?

    对于赢高的表现,始皇帝显然也很满意,一抚颔下短须道:“有何需配合之事,皆可以说与咸阳令。”

    赢高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阎乐,只见他表面低头恭敬的答应着始皇帝,但是面上却满是幸灾乐祸的神情。

    “并无需咸阳令配合之事,咸阳令只需将分内之事做好便可,更何况咸阳令身为中车府令之婿,而中车府令与我同名,为何不见他提起,如何厚此薄彼,我哪里敢与他配合?”

    赢高旁敲侧击的提出了赵高,让阎乐面色忽地狰狞了起来,但在始皇帝面前,他如何敢于妄动,只能暂且压下怒火,心里想的却是看你三日后还能如何?

    “诸公以为,此事如此处置如何?”

    李斯,冯去疾和蒙毅三人,听到始皇帝的问话都是点点颔首,只有冯去疾原本好似有话要说,但是看着赢高极度自信的神情,还是没有说出来。

    显然,这三个位高权重之人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给此事做一个见证,毕竟涉及到了始皇帝的两个亲子,非同寻常。

    “既然如此,高先行告退,三日后再来面见父亲,看望兄长!”

    丢下这样一句话,又对着始皇帝深施一礼,赢高转身后大踏步离开了这里,留下始皇帝和堂前的几人不知道各自在盘算着什么。

    一个转身之后,之前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还信心满满一脸坚毅的赢高顿时变了一副神色,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他刚才的举动,大部分是做给秦始皇看的,小部分是做给阎乐和其他几人看的,原来的赢高二十几年的成长已经证明,身为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是不喜欢软弱的儿子的,他喜欢的是像他一样勇敢果决之人,而赢高因为之前印象已经不怎么样了,今日再不改,显然已经晚了。

    至于阎乐,赢高不过是想要镇住他罢了,他知道在这样的敌人面前,越是软弱,结局就越是凄惨。

    至于如何查清扶苏遇刺的真相,赢高心里虽然有了些眉目,但是这件事绝不是他自己能够完成的,偌大一个咸阳城,三天他连逛都逛不完,更别提查清真相了。

    走出咸阳宫,赢高并未直接回府,而是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冯劫的府邸,毕竟目前始皇帝的宠臣中他能信任的人并不多,或者说只有冯劫这老哥一个。

    在冯劫的府中足足两个多时辰,夜深之后,冯劫的府中一辆马车缓缓驶出,消失在了夜色中。

    又过了多时,在距离咸阳宫不远处城中的一处筑有高墙的府院门外,一辆马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的,是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此人面容随和,目光深邃,正是当今大秦右相冯去疾。

    而这座府门外,有着八名大秦军士一字排开,这里是咸阳令阎乐所辖之处,如今正作为摆放那刺客尸体之处,由于主使未能找出,始皇帝命阎乐暂将尸体存放在此,三日后再做处置。

    “君上口谕,命老臣查看刺客尸身,以防歹人混淆视听。”冯去疾来到门前,轻声说了一句,就要入内。

    “咸阳令有言,任何人等……”

    守门的秦兵话还没说完,冯去疾一伸手将他止住道:“咸阳令的口谕和君上的口谕,尔等想遵哪一个?”

    秦律严苛,冯去疾又身为右相,那秦兵知道这样一句话后自己若再将其拒之门外,自己的这颗人头可就过不了今夜了。

    “那……右相请入,尸身虽未腐臭,那还请右相与其保持距离,以免有甚变故……”

    他还在提醒的时候,冯去疾已经进入了房中,随之一同前去的,是一名手拿竹简的年轻官吏,显然是记录之用,那秦兵还想有些什么,但想到冯去疾之前的话,又咽了下去,但对自己身后的另一秦兵低语数句,那人随即悄然消失在了夜色中。

    “公子速速查看,若我所料不差,片刻阎乐就会到来,若被其发觉你在此处,加之你我的关系,在君上面前更为不利。”

    显然,那名手持竹简的正是乔装打扮的赢高,之前的数个时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