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秘法队

    “这不正是父亲的那队躲在暗地里的卫士身上的衣带,那图案端的是十分美观!父亲莫非忘了?”

    百无聊赖的胡亥眼巴巴的看着始皇帝左看右看就是不说话,心里急切之下,高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胡亥这话一出口,赢高的眼睛赶忙从始皇帝的身上移开,左看右看也不知道应该看向何处,最后干脆盯着自己的脚尖,再不抬头了。

    显然,始皇帝心里不想让赢高得知的一件事,被受尽了宠爱口无遮拦的胡亥给说了出来,而且是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哗啦一下全抖搂了出来……

    此时此刻,赢高不得不在心里感谢了一番自己的这个弟弟,要不是他的天真无暇,当然用后世的话也可以说是情商极低,始皇帝万一在这个事情商装傻充愣,赢高可就被动了,虽然始皇帝不会让自己的这个儿子真当了替罪羊,但是赢高心里的目标,怕是肯定实现不了了。如今有了胡亥的横插一杠子,赢高知道自己的机会极有可能来了。

    果然,过了片刻,始皇帝略显不悦的声音传来:“夜深了,速回自己寝殿中歇息,我与你兄长还有要事。”

    胡亥显然等的就是此时,一听此言当下千恩万谢的走了,显然自己的寝殿中有比这更加有吸引力的东西在等着自己,至于赢高,在胡亥的眼前就像是空气一般,压根就没有打招呼,这不由得又让赢高心下叹了口气,心说看来这赢高之前混的实在是有些太差了……

    胡亥离开了殿内,始皇帝才缓缓的将手中的竹简放到桌案之上,拿着那段衣带,抬眼看向赢高,沉声问道:“你可想得知这段衣带的出处?”

    赢高一听,不得不佩服始皇帝这数十年来的驭下本事,就凭这一句话,赢高一回答,就会将自己的真实意图暴露出来。

    “一切全凭父亲做主!若这衣带乃是无主之物,高即刻便回府中继续查探,三日之内若无其他结果,高任凭父亲处置!”

    赢高此时银牙一咬,说出了此言。他要让始皇帝知道,如今站在他面前的这个赢高,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畏畏缩缩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出的皇子了,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让始皇帝重新认识一下自己,不然等到他知道了自己的改变,怕是也已经快要永远的闭上眼睛了。

    果然,始皇帝听了赢高此言双目一亮,白天在殿中和阎乐的一番对峙已经让他对自己这个许久未曾正眼看过一次的儿子有了些兴趣,而此时在他这个动不动就坑杀分尸的帝皇面前敢于说出这样的话,则更加表明了赢高的不同以往。

    赢高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无疑就是:父亲要儿子如何,儿子就如何,至于之前胡亥说漏了嘴的事情,我就当是没听到,绝无怨言。

    这样的忠孝,胆识和气魄,不由得让秦始皇一瞬间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之前在始皇帝的脑中,真正想过传给储君之位的只有扶苏和胡亥。

    扶苏是他的长子,按理说也的确是德才兼备,但是作为一个父亲看来,扶苏和始皇帝却一丝相像的地方也无,始皇帝喜欢的是如同自己一般杀伐果断,威势无双的储君,而扶苏偏偏是一个以德服人,不造杀戮的儒家思想的传承者。

    也正是这个时候,胡亥渐渐的成长了起来,他口无遮拦,行为乖张,好似没有什么人是值得他害怕的,规矩礼仪在他的眼中并不如何重要,这让受够了扶苏性情的始皇帝十分喜爱,时至今日,他的心中已经开始将胡亥列入了储君的考虑中,今夜批阅竹简将胡亥留在身边就是明证。

    但始皇帝也知道,胡亥距离扶苏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而今日赢高的凭空出现,深深的拨动了始皇帝心中的弦。

    虽然赢高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大义凛然,但始皇帝却并没有接过他的话茬,而是继续淡淡道:“这段衣带,的确是如同胡亥所言,乃是我麾下之人所有,并且这些人并非常人,而是我大秦秘法队。”

    “秘法队?父亲恕罪,高从未听说。”

    赢高脸上是一副疑惑的神情,但心里此时却是复杂了,秘法队这个称谓,他在前世的野史中的确是有所涉猎,这是一支早在大秦尚未统一时就存在的组织,其作用是暗杀六国之中的反秦人士,对于大秦的统一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前世的赢高自然是不信的,但事到如今,他知道那野史上所说的怕是事实。

    “秘法队只对我一人负责,而前些日子,刚好上报了一失踪之人……”

    始皇帝把玩着那段衣带,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但赢高的头脑却在告诉的运转着,这要是真的如同始皇帝所言,那这事可就有点复杂了。

    “不知这秘法队除了父亲之外,可还有人知道底细?”

    想到了一丝头绪之后,赢高赶忙抬头问道。在他看来,既然始皇帝已经把秘法队这么重要的事透漏给他了,再卖力试探试探他的底细也是无妨。

    但这话一出口,换来的却是始皇帝满是冷意的一眼,在赢高看来,这和死亡凝视也没什么区别了,是赤裸裸的警告,警告他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赢高不高再说,连忙低下了头,他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