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功劳天上来

    虽然还没什么定论,但是赢高知道,这次的危机应该算是平稳的度过去了,这一天的内容可实在是太丰富多彩了,他不知道要是以后的每一天都有这么大的信息量的话,就算是他这个来自两千多年后的人种,脑袋怕是也受不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府中,赢高也无暇顾及自己的娇妻冯清了,只是含糊的回答了几句她的问题,表示自己刚刚到咸阳宫中去面见始皇帝了,之后就倒在自己的床榻之上呼呼大睡起来。

    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的赢高忘了,在距离自己府中不远处的冯府中,还有两个老家伙正在点灯熬油的苦苦等候着自己的消息呢……

    次日的大秦朝堂之上,之前从未参与过朝堂议事的赢高出现在了门外,经过数个时辰的休息,赢高已经恢复了昨日的神采奕奕,而面色分外凝重的冯去疾和冯劫却纷纷顶着巨大的黑眼圈,见到赢高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众目睽睽之下也只能向他投以一个询问的眼神,直到得到了赢高一个微笑颔首,二人的心才渐渐放了下来。

    显然是得到了始皇帝的告知,朝堂外的侍卫并没与阻拦赢高进入其中,而前来议政的官吏见到赢高,也都是议论纷纷,始皇帝虽然皇子众多,但是在这些官吏的眼中可是如数家珍,赢高在这些皇子中显然是排在下游的那一类,如今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着实让他们有些摸不清头脑。

    但赢高已然不是之前那个畏畏缩缩的赢高了,他站在那些官吏的身后,宛若苍松般挺立,等待着始皇帝的到来,等待着自己和扶苏之事撇清关系,他知道,既然只听命于始皇帝的秘法队人员的衣带落在了自己的手中,加之自己乃是始皇帝的亲子,自己的嫌疑在始皇帝那早就排除到九霄云外去了。

    眼看朝堂议政的时辰就要到了的时候,有一人施施然的从门外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那人四十余岁的年纪,身材瘦小,一双细而长的眼睛快速转动,加上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咸阳令阎乐,足以说明他的身份便是中车府令赵高。

    当赵高而阎乐看到赢高低头站在队列最后时,眼中都是流露出了一丝讥笑,显然,昨夜发生的事情,他们还不得而知。

    赵高和阎乐刚刚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定,便听得一声通传,始皇帝快步走到了他的位置上,而后坐定,虎目扫视了一番堂前的官吏,目光在赢高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旋即恢复了正常。

    对于赢高来说,这朝堂议政无疑是乏味的,这一点他倒是颇能理解自己的弟弟胡亥,能回宫里快活,有吃食有美姬,谁乐意面对着这些白胡子老头和成堆的竹简。

    在两千多年后,只要一提到大秦,十个里九个会说是暴秦,提到始皇帝,更多的人会说是暴君,说起大秦的灭亡,自然就是亡于苛政,但见识到了朝堂上的始皇帝之后,赢高顿时将这种说法扔到粪坑里去了。

    朝堂上的始皇帝,乃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勤政之君,虽说不上有多么的爱民,但是大秦律法细致,只要严丝合缝的执行,那便可以了,虽有些不近人情,但却也一视同仁。

    要说始皇帝如今的缺点,在赢高观察不过就是脾气不太好罢了,若是发觉谁忽悠了他,那这个人的生命怕是就要进入倒计时了。

    耐着性子听完始皇帝和众臣从关内到关外的那些政事,终于,常规时间结束了,看着始皇帝微微瞟向自己的双眼,赢高知道,属于自己的时刻到来了。

    “扶苏遇刺之事,诸公理应有所耳闻,如今虽刺客已然伏法,但在我大秦都城外不到十里刺杀我大秦皇子,其心亦可诛,此事既发生在咸阳,不知咸阳令昨日可有斩获?”

    始皇帝并没有直接提出赢高,而是将问题抛给了阎乐。

    这个问题,显然阎乐之前也没能想到,闻言只能上前道:“臣虽竭力查探,但除了那刺客临死前口中有所指之外,并无其他发现……”

    答着话,阎乐还见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后面的赢高,这一下,之前不知道的官吏也明白了阎乐口中的有所指,指的就是平白出现在这的赢高。

    但赢高依旧如苍松一般挺立在那,没有反驳,甚至连看都懒得去看阎乐一眼。

    始皇帝听了阎乐如此回答,面色就是一沉,而后声音有些冰冷的言道:“咸阳何等重地,若再生了此种事端却毫无作为,尔等便当做是刺客赔罪也罢!”

    这话一出口,吓得阎乐一哆嗦,哪里再敢开口。

    沉默了一下,始皇帝又继续言道:“好在公子赢高连夜勘破了此事之中的辛秘,不但自证清白,还将此事查探得水落石出……”

    始皇帝这话一出,赢高终于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昨夜自己心里虽有也算有了些底,但是直到此时,这件事才算是真正和自己脱离了干系。

    “接下来就是看看阎乐和赵高这厮如何面对始皇之威势!”赢高心里默默的想着,他知道能将秘法队之人说动的,一定是时常出入咸阳宫之人,始皇帝是不会想不到赵高的嫌疑的。

    但是,始皇帝之后所说的话,却让准备看热闹的赢高大跌眼镜。

    “朕之十一子赢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