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 赵高的秘密

    无论如何,赢高想要借由这件事在始皇帝心中留下一个全新的印象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至于成为了一个秩比三百石的郎中,不过是这次事件附赠的小小礼包罢了。

    虽然郎中不过是郎中令属官中平凡的一员,但作为皇帝的扈从可以学习政务,是大秦出仕的重要途径。当这一次朝堂议政结束之后,不少之前赢高几乎素未谋面的官吏纷纷和他通了姓名,至少也是报以微笑,和之前的冷眼旁观已然是大不相同。

    至于冯去疾和冯劫父子,对此事的缘由也是两眼摸黑,压根不知道赢高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他们想不明白,那短短的一条衣带难道就能让始皇帝这样的人对赢高刮目相看?一个从死人的身上摸出来的东西,难道就能让赢高成了功臣?

    在和不少朝臣打了招呼,相互认识了一番之后,赢高终于走出了咸阳宫,他回首看了看这气势巍峨雄壮的宫殿,知道若是按照历史车轮的前行轨迹,数载之后,这里将被楚人一炬,从而成为一片焦土。

    而这个楚人,此时应当也年满二十岁了吧,和自己一般的年纪,他会是自己的敌人,还是自己的友人?还有那个已然四十五岁的老流氓,他们与咸阳宫的历史和纠葛,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踏入而发生些许改变?

    脑中想着这些,赢高回到了自己的府中,将此事告知了自己的夫人冯清之后,冯清倒是万分欣喜,自打她加入赢高府中之后,她越发的觉得赢高并不似之前旁人说得那样木讷又了无情趣,如今的他不但风趣,而且各方面的实力都是十分突出的……

    看着兴高采烈的去准备吃食去了的冯清,赢高的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他知道,始皇帝将他安排到朝堂之中,一定是有着他的目的的,将前前后后的事情串起来想了一遭,赢高愈发的觉得,可能在自己一门心思想要规劝扶苏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不知不觉的卷入了这场关于大秦未来帝皇之位的争斗之中,并且阴差阳错之下,一下子就到了这场斗争的漩涡中央。

    在今天的朝堂上他已经得知了扶苏经过医治伤势无碍的消息,但同时也获知了他在伤好之后依旧会去往上郡,不光长城和匈奴,督造那条从咸阳直通九原郡的直道,也是扶苏的任务之一。

    这样看来,始皇帝将扶苏派往上郡绝非无的放矢,这一番机会扶苏若是利用得当,不但可将蒙恬手中的三十万大军化为己用,并且可以将长城和直道这两个天大的功绩收归囊中。当然,这也是一柄双刃剑,用不好,那可就是鸡飞蛋打的局面,历史上的扶苏,已然证明过一次何为鸡飞蛋打了……

    另一方面,将扶苏派往上郡,始皇帝也就能够更加细致入微的观察一番自己最为宠爱的小儿子胡亥到底有没有成为大秦帝皇的能耐,一旦胡亥真的像始皇帝心中所想的那样颇有自己当年的风范,那么以扶苏的性情,让他辅佐自己的弟弟,他也是不会有太大的怨言的。当然,这个美好的愿望在赢高之前所经历的历史中也已经被证明不过是始皇帝的一厢情愿罢了。

    至于赢高,想来不过是因为始皇帝发觉了赵高的一些企图,想要将他推到前面来稍微和赵高相互牵制一下罢了,他知道自己绝不是始皇帝心中故事的主角,而只是作用在扶苏和胡亥这两位主角之中的一个工具罢了,至少这储君之位,现在来看和自己还没半毛钱的关系。

    “唉,到了大秦本来就是地狱级难度了,又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我想要的不过是大秦别亡了,好让我逍遥这悠悠数十载,如今看,怕是难了。”

    想到赵高那张苍白阴沉的脸,赢高的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自己的这个对手,实力实在是太强劲了。

    而此时,浮现在赢高心中的赵高也回到了自己的府中,和自己的铁杆打手兼女婿,咸阳令阎乐一同坐在房中。

    “赢高到底在君上面前说了何言,不但化险为夷,还得了官职?”显然,赵高对于此事十分不满,看向阎乐的眼神也有些不善,此事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参与,但是阎乐处理成这样,可不是他心中想要看到的结果。

    “外舅有所不知,那赢高此前一直以木讷蠢笨的形象示人,当日又频频出现在扶苏身旁,这才选定了他来做这替罪羊,谁知事发之后,赢高却在君上面前一反常态,言语犀利,颇为棘手……”

    显然,此事对于阎乐而言,计划没有赶得上变化快。

    “这两日你日日监视赢高,可有异常?”

    “那厮离了君上处便匆匆去找冯劫求救,之后一直在冯劫府中未出,直至夜班,怕是因害怕,又去了君上所在,归去后便在府中未曾离去。”

    作为咸阳令,掌控赢高的行踪对于阎乐来说并非难事,但是难的是,在这简单的行踪之中他并没有看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赵高思索了一番,并没有继续发问,而是叹息一声道:“本以为扶苏远离了咸阳,我等便可更加迅速的准备胡亥公子之事,如今又平白出现了这公子高,君上近年来身体每况愈下,须得早做准备,在朝堂上,寻机给这公子高制造些麻烦,莫要让其掣肘我等所行之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