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接锅

    果然,始皇帝听到赵高之言后,将目光转向了愁眉苦脸的赢高。通过扶苏遇刺之事,始皇帝已然知道,他的这个儿子还是有着不少能耐的,只不过是不爱出头罢了,而这督造皇宫之事,交给皇家之人来做,的确是颇为合适。

    “中车府令之言甚合我心,只是不知……赢高可有此心?”

    始皇帝说完,看向赢高,虽然是在询问,但是他的眼神可就不像是询问的眼神了,而是满满的不容置疑,仿佛一旦赢高说出了不中听的话,他就再也看不到次日的太阳了一般。

    赢高自然不同于扶苏,他太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了,于是赶忙调整了一番自己的神情,对着始皇帝拜倒在地道:“高,正有此意!能替父亲将这新宫修建完毕,也算是高身为赢氏子孙理所应当之事!高在所不辞!”

    这番铿锵有力的话可是说得始皇帝心里颇为舒服,扶苏在朝堂上之时长期的不能按照他的想法处事,事事都和始皇帝的想法向左,正是因为如此,始皇帝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将扶苏派往了上郡,赢高不过是他聊以慰藉才放在朝堂之上罢了。

    但赢高不论是在之前的扶苏被刺之事上,还是在这一次赵高提出的督造新宫之事上,全部都仿佛能够获知始皇帝心中所想一般,这让他心里颇为舒爽,之前忽略了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儿子,倒是让始皇帝颇有些后悔。

    “如此甚好,数日之后,咸阳令便会将新宫草图移交到你手中,你好生规划,待得从各地征调的服役之人到了,便可开工。”

    始皇帝大手一挥,这事就算是彻底落在了赢高的身上,但是听到咸阳令这三个字,赢高的脊梁骨总感到阵阵的凉风,再加上让自己督造新宫之事时赵高提出来的,虽然面对始皇帝他毕恭毕敬,但是心里却不敢放松,因为这件事几乎肯定是一个赵高和阎乐借机对付自己的由头。

    但建造新宫,又的确是咸阳所辖范围内之事,虽然其中还会涉及到不少的官吏,但是主导之事阎乐却是责无旁贷,赢高有心将自己和阎乐撇清关系,此时却也没什么好的理由,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应了此事。

    回到府中之后,赢高没了以往那样和冯清玩乐的兴致,一反常态的独自坐在自己的书房之中,思索了起来。

    赢高知道,这督造新宫之事,牵扯甚多,虽然在这事上自己的权利甚大,但是由于这是一件十分庞大的工程,涉及的人力物力十分之多,所以赵高和阎乐要是想在这里找机会陷害无疑是相当的容易的。

    “唉,唯今之计,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是连一个小小的阎乐都搞不定,自己还怎么在大秦混?”发现没法对他们做什么防备之后,赢高也只能是叹了口气,用这样的话语劝说自己。

    但想到这一层时,赢高的脑中忽然之间灵光一闪!

    他知道,阎乐对自己不善,归根到底也不过是因为赵高的关系,说白了,自己的敌人还是赵高,而出现在赢高脑中的灵光,也正是关于赵高的。

    赵高在大秦朝堂上大力扶持没有任何帝皇之相的胡亥,大力的排斥极有可能成为一代贤君的扶苏,又在发现赢高的能耐之后屡次针对赢高,这种种迹象在赢高的脑中结合起来的时候,让他想到了一种前世自己在一些历史学者口中听到的猜测,虽然当时他对这些猜测嗤之以鼻,但是现在种种真实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却让他不得不重新将这个猜测从自己的记忆里召唤出来。

    “赵高……弄不死我,你可最好别被我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想到这,赢高可就来了精神,之前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空,一面站起身来向内室走去,一面嘟嘟囔囔的说着。在他看来,为了一个区区赵高就耽搁了良辰美景又冷落了自己的娇妻,实在是有些不值得。

    接了这督造新宫的锅之后,赢高自然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因为对于这大秦建筑上的事,他可是几乎一窍不通,于是次日他便赶忙到冯劫的府中,向其讨教起来。

    赢高和赵高,阎乐之前的关系,冯劫自然知晓,所以在此事上,冯劫自然也是不遗余力,他虽然在大秦朝堂上地位颇高,但是和这新宫的建造却挂不上一点关系,冯去疾也是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冯劫只能讲一些自己了解的新宫建造方面的经验一一告知赢高,这么一来,倒是让赢高对于这大秦工程的建造有些全新的认识。

    新宫的建造之所以是大事,远远不像赢高想象的那样简单,因为这个时代没有钢筋水泥,更没有任何机械设备和钢铁,所以建筑的主体只能依靠木头来完成,这不但对于原材料的数量和质量提出了十分之高的要求,对于设计和建造人员的能耐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按照始皇帝的说法,数日之后新宫的图纸就会到赢高的手上,这更让他坚信建造新宫是始皇帝一早就有了的想法,不过是借赵高的嘴提了出来,唯一和始皇帝预期不一样的,恐怕也就是赵高建议将督造新宫这样的肥差给了赢高。

    按照冯劫的预期,这个工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会拴住赢高至少两年的时间,要是始皇帝上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