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准提看着眼前刺眼的金色光芒,无助而又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即使成圣多年,即使已经臻至圣境十二重天,即使眼前的金光早已看过千万遍,早已熟悉到骨髓中,准提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欢喜,只有无尽的冷意。

    接引佛光!

    不仅如此,想着刚刚在一片金光中的巨大金佛,准提现在一片茫然,半步天境的师兄,都只能化道成最本源接引佛光,来为他、为整个洪荒阻挡一二,洪荒真的还有救吗?

    或许是许多年都没有悲伤过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似乎还是自己眼睁睁看着西方广阔的天地被诛仙剑阵肆掠的时候。

    是啊,自己可是圣人,万劫不磨与天同存的圣人,又怎么会有普通普通人一样的悲伤情绪。

    但是圣人又如何?

    准提睁开了眼睛,手中的七宝妙树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上面早已没有了七宝,有的仅仅是一个干枯的枝丫,就像洪荒大地一样,满目疮痍。

    连天地都有历劫陨落的一天,圣人又怎能永生?

    洪荒大地东方,鸿钧道祖不知道在和谁战斗;西方魔祖,同样在进行着最后的拼搏。

    三清已经逆转元神,成就盘古元灵,此时也在苦苦抵挡着无边的煞气,执掌造化之道的女娲,却是满头白发。

    在天地劫难面前,圣人又算什么呢?

    想着十年前开始的劫难,想着刚刚化道的师兄,看着洪荒大能们竭尽全力的守护,准提的心紧了紧。

    自己这些年,修行的无数岁月中,会想到有这一天吗?如果想到,自己还会终生为了西方奔波算计,忽视修行吗?自己还会丢失自己的菩提心,诞生痴念吗?

    看着手中的七宝妙树,准提站起了身,刚刚师兄已经和天外邪魔同归于尽了,虽然自己从修行开始,就一直依赖着师兄,但是自己从来也不弱。

    我是准提,我也是佛门佛母,更是一位天地圣人!

    渐渐地,正陷入苦战,真灵陷入煞气的洪荒强者们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清净的意味,气息不浓,但是确确实实让他们的心境恢复了许多,甚至连实力都提升了不止一层。

    虽然无法分心,但是这股清净意味,也只有那个人了。

    女娲向左玄妙地走了一步,躲过了一道攻势,三千白丝飘荡,在空中荡起点点涟漪,和无处不在的清净菩提韵味一接触,犹如人间胜境。

    盘古元灵的攻击更凶猛了,虽然没有心力注视着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都清楚。空气中似乎隐隐约约飘来了两个字。

    “师弟...”

    声音很轻,若有若无,但是道祖听到了,鸿钧忍着肩膀的伤痛,对着下方的菩提树叹了口气,又继续和对手争斗,只是攻势更猛烈了,对待敌人,他从来不是那个无为的道祖。

    这股清净菩提意味不仅仅影响了各位强者,更影响了周围被强者们护着的天骄。

    他们近乎痴呆地看着那株菩提树,虽然没有一片树叶,虽然没有一丝绿意,但是黄褐色的枯枝丫上的清净意味,却如此浓烈!

    “佛母...”

    不知道谁轻轻地低喃了一句,更多的却是沉默,他们想到了那个近乎无耻的圣人,或许有人在曾在心底看不起这位圣人,但是今天,他们都不能也不敢评价。

    准提佛母,是当之无愧的圣人!

    洪荒圣人,是当之无愧的圣人!

    弥勒的眼睛通红,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药师的眼底刚退去那漫天的金光,又带上了一丝清净的意味。

    他们已经哭不出来了。

    可能他们也曾在心底埋怨过佛母,虽然只出现片刻,但是依然存在过。不过所有的一切在这片清净琉璃光中,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这才是佛母,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圣人,包括现在正在用自己所有护住他们的所有圣人,圣人他们当之无愧,也只能是他们。

    准提以为化道会很痛,但是当真正变成最开始的样子,真正地燃烧本源,才发现并不痛,也不恐怖,有的只是淡淡的安心。

    有多久没闻到这股菩提香了?似乎当它成为七宝妙树的时候就消失了吧?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不想计较,此刻,他只想沉浸在菩提香中,享受难得的清净。

    场中的清净意味更浓了,同时菩提树也更加枯黄了,终于,最边上的一株枝丫被风一吹,化成了粉末,消失在天地间。

    接下来,第二株,第三株,第四株……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株菩提主干,准提都无思无感。

    因为在这股熟悉的菩提香中,准提直接睡着了,直到最后整棵树都风化了,他也没醒。

    道祖灭杀了对手之后,看着犹可见的菩提树粉末,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波动,又缓慢消失。

    空气中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低喃:“如果有来世……”

    ………………

    准提感觉自己在做梦,因为在菩提香中,似乎隐约还闻到了一股莲香,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